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憶改稿舊事

時間:2019-11-28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153 下載

    寫文章如同做菜,眾口難調,無法滿足所有人的口味。

    一個下屬起草的文稿,常有跟不上領導思路、對不了領導胃口的情況,怎么辦,當然是退回修改或重寫。修改也好,重寫也罷,問題是當領導的怎么退稿、怎么叫下屬修改在方法上還是有講究的,幾十年前,我親歷兩個實例,深感方法好不好,效果大不一樣。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我在師政治部宣傳科當干事,有一年師里召開“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代表大會”,宣傳、組織科的干事們,每人負責整理兩篇大會發言的典型材料。一天,政治部的W主任一個電話把科里一位姓曾的老干事和我兩個人,同時叫了去。

   “你看看,你寫的什么東西,思路不清不楚,一鍋玉米糊。”w主任將材料往他面前的辦公桌上一丟。

    我和曾干事一旁肅然站立,聆聽“教誨”。

    “回去重寫” w主任對曾干事不屑地說。

曾干事趕緊從桌子上拿起他整理的那份材料,只見首頁用“朱筆”(用當時上海生產的一種粗粗的吸滿了紅墨水的塑料筆寫的)批了四行粗大的字:條理不清,邏輯混亂,結構松散,退回重寫。

這一剎那,曾干事滿臉通紅,尷尬無比。

    接著w主任瞥了我一眼,說:“你的,也不行,拿回去。”我們兩個人拿著自整理的材料,帶著w主任“重寫”的指示喪氣地離開了他的辦公室。回來一看,我的材料上w主任既沒留下“朱批”,也沒留下“墨寶”,怎么,我茫然無措,十分犯難,真不知從哪里改起。

    后來我調到大軍區機關工作,遇到了一位與W主任做法完全不同的領導——余華部長。他對下屬起草的文稿,從不簡單地說“不行”,也沒有“一鍋玉米糊”這樣難聽、嘲諷人的話。他要是有時間,重要的地方常會直接修改,另一些地方,他一一用紅線劃出,給出具體的修改意見通常他都把我們叫到他的辦公室,與我們認真進行溝通,他會具體地指出文稿中哪里不行、為什么不行,應該怎么樣修改。他還允許、鼓勵下屬對他的修改意見提出不同的看法。余部長與我們研究修改稿件的過程,于他是對下屬傳幫帶的過程,于我們是一個在潛移默化中學習、提高的過程。這個過程中,得到領導的悉心指導和幫助,不僅寫作水平提高,思想作風也有進步,我們這些當處長的和小干事們心情也愉快。

    兩種截然不同的方法,產生兩種截然不同的結果。一個使人喪氣,一個使人愉悅;一個使人茫然無措,沒有自信,一個使人心中有底,水平提高。事隔多年,一次閑聊,談起這件事時曾干事還對我說:“W主任那種方法于事無補,只會打擊我們的自信,傷害我們的自尊。”傷害他人自尊,是人際交往之大忌,哪怕是長輩對晚輩、上級對下級、老師對學生的批評,都要尊重對方的人格尊嚴,給人留點臉面和自尊。人要一張臉,樹要一張皮,這是天下通識啊。至今我仍搞不,為什么W主任不講點方法呢?稿子通不過,要下屬大刪大改也行,推倒重寫也行,但決不能傷及下屬的自尊。早先他也干過小干事,現在當上了師政治部的主任,也是十年的媳婦才熬成的婆,他本應該很了解下屬的心理和苦衷才對,作為一個下屬,誰寫材料是搜腦刮腸、絞盡腦汁,盡力把稿子寫好,讓上司滿意,聽幾句表揚的話呢。我真不明白,W主任為什么不先處理我的稿子,讓我先走,免得我看見曾干事那難堪的一幕,依我看他根本就用不著“朱批”那幾行讓人刺目戳心的大字,當面說說哪里需要修改不就得了嗎

    今天我也算是個領導了,免不了有對下屬起草的文件說“不”的時候,我忒欣賞并學習效仿余部長的做法,不簡單地說“不”,不動不動就“退回重寫”,甚至來一段叫人看了不舒服的“朱批”,而是盡量與文件起草人當面溝通,提出具體修改意見,這既是對下屬人格尊嚴的尊重,也是對下屬勞動的一種尊重。倘若有時間,重要的地方,我會親自動手修改,對我的修改如有異議,也鼓勵下屬大膽地提出來,這倒不是客氣,也不是作秀,而是好文章、好文件都需要互相切磋,反復推敲,才能精益求精,這既是文風、是作風的要求。老舍先生說:“費盡九牛二虎力,不做七拼八湊文”,只有這樣,下屬才能在寫作上真正得到提高,文風和作風上也才有切切實實的進。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寒夜 對 問題,應當 的評論
嗯。..
寒夜 對 跟兒子的一 的評論
很真實的筆觸..
寒夜 對 風雨同舟二 的評論
闊以闊以..
寒夜 對 真相 的評論
嗯,混下積分..
寒夜 對 光陰彌貴 的評論
感覺還是需要再潤色一下。..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加拿大快乐8怎么算和值 甘肃11选五组选怎么买 爱掼蛋pc电脑版下 贵州快3二不同推荐号 香港赛马会六 吉林麻将小鸡儿飞蛋怎么胡 意甲联赛球队 娱乐棋牌官方网下载 贵州11选五走势图遗漏 4887香港铁算资料开奖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