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一個兒子五個媽媽的故事(第一章:海上遇險)

時間:2019-12-06   作者:冰川 錄入:冰川  瀏覽量:151 下載 入選文集

第一章:海上遇險

“大家靜一下,我告訴大家好消息,咱們小組再次榮獲本季度的銷售冠軍......”。

“哦...耶!”

郭曉輝聽到隊長徐曼麗宣布他們小組又獲得本季度銷售冠軍時興奮的跳起來。

“嗯嗯...大家先別急著興奮,還有個更好的消息告訴大家......”

“老大...你別賣關子了,啥好消息快跟大伙講講吧!,郭曉輝急切的想知道徐曼麗給大家帶來的什么好消息。

“鐺鐺...大家看,這是什么!”

她從背后發出一個大信封,在空中搖晃了一下,把它放到了桌子上。

郭曉輝疑惑的問道:“麗姐...這里面是什么呀!”

徐曼麗滿臉微笑,故意拖延了片刻,跟他拋個眉眼說道:“你看看......”

郭曉輝剛要去那信封,被上官燕給奪了過去,她趕緊打開信封一看,一打嶄新的百元大鈔展現在大伙面前。

“哇!這么多錢呀!”

“咱們小組連續兩個季度都獲得銷售冠軍,公司特意獎勵咱們小組一萬元現金,并且給咱們放假三天!

上官燕興奮的抱住徐曼麗親了一下。

“親...我愛死你啦!”

“去去...看你這窮酸樣,我真受不了你,弄我一臉口水!

“那是,誰跟錢有仇呀!”

“好了,大家看看這錢如何處理!

“哎!這還要想,咱們分了唄!”,郭曉輝不假思索的說道。

上官燕那在手里摔了兩下,又把它放回信封里,搖搖頭說:“沒有勁!”

徐曼麗也接著說道:“我也覺得這錢分了沒有什么意思,要不咱們用這些錢集體旅游一次怎么樣”。

“旅游好,旅游好,麗姐...這主意好,哇哦!”,李雨晴興奮的蹦跳起來。

這時,一直沉默的韓露說道:“麗姐...我覺得旅游太不刺激了,要不...咱們到去探險怎么樣?我把我家的那艘小快艇開上,咱們去螺絲島怎么樣?”

郭曉輝趕緊說道:“露露姐...去螺絲島這么遠,咱們自己開船去,是不是太危險了!

“看你那熊樣,郭曉輝...你還是個男人不!”,上官燕對郭曉輝嘲笑道。

郭曉輝擼起袖子在上官燕眼前展示著肌肉,對她炫耀著肌肉說:“燕姐...我告訴你,我是純爺們,你看.....”

墨然在一幫也幫腔道:“輝哥...你別光炫耀肌肉,扒開褲子不就證明你是不是男人了!

“對...來扒了褲子看看......”,上官燕說著就抓住了曉輝的腰帶。

郭曉輝趕緊抓住她的手,求饒道:“燕姐...我錯了,我錯了......”

“燕姐...小郭還是個小處男呢!你可要悠著點!

墨然在一旁打趣著上官燕。

上官燕一聽墨然在尋她開心,松開郭曉輝就追打她,墨然一邊嬉笑一邊圍著辦公桌跑,兩人嬉戲起來。

“好了...好了...你們別鬧了,咱們說正事,贊同去螺絲島探險的舉手!

徐曼麗見大家對這次出行有分歧,于是讓大家舉手表決。

五個女生都贊同去螺絲島探險,只有郭曉輝一個男生沒有舉手,他也是這個銷售小組的唯一男生,他舉手不舉手沒有什么兩樣,一般他的表決不起到什么作用。

上官燕抓住他的手舉起來,并大聲說道:“全票通過,咱們去螺絲島探險!

“好,咱們明天去螺絲島探險,韓露負責開快艇,大家現在就回去準備裝備,明天一早出發......”徐曼麗做出最后的決定。

“噢...耶......”

“姐妹們...明天千萬別忘記帶比基尼,螺絲島的海灘特別美,我以前去過那里!

“謝謝露露姐的提醒,明天一定不會忘記帶比基尼,我要在海灘上美美噠!走啦!逛街去啦!”

上官燕挎起她的小包包,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出辦公室。

“燕姐...等等我,我也跟你一塊去逛街!

李雨晴趕緊追上,抱住她的胳膊一蹦一跳的跟她一起去逛街。

“曉輝...這辦公室里的衛生就交給你了,我們也走了”,韓露對郭曉輝說道。

郭曉輝往椅子上一坐埋怨道:“麗姐...咋又是我留下來打掃衛生”。

韓露拍拍他的肩膀說:“我們女生要帶的東西多,難準備,你一個男子旅行包一拎就走了,好準備。你好好在這里打掃衛生吧!姐不會虧待你,明天我從家里多給你帶點好吃的,聽話,拜......”

韓露、墨然和徐曼麗她們三個也說笑著離開辦公室,她們五個女生都走了,辦公室里只留下郭曉輝一個人打掃衛生,這也是他經常遇到的待遇,誰叫這個辦公室里就他一個男生呢!

第二天一早,他們就來到碼頭,開始了他們的探險之旅,韓露偷偷地把他們家里的快艇開了出來,早已停在碼頭等待多時,她帶著墨鏡穿著短裙,卸下工作裝的她,更有一種都市女郎的范。

“姐妹們快過來,我在這呢!”

韓露看見上官燕她們在馬頭上四處張望,她趕緊給她們招手讓她們上船。

“親...我來啦!”

上官燕拎著一個小手提包第一個跳上船。

“小燕子,你帶的東西呢!”韓露趕緊問道。

上官燕笑了一下,拉開包給她看看,“你看...都在這呢!口紅、防曬霜都有......”

“大小姐,咱們這次去的是一個未開發的小島,你有一點地理常識好不,你拿著錢也買不到東西,至少你也帶點水和干糧......”韓露不滿的責備著她。

“露露姐...沒有事,反正我減肥,咱們不就玩兩天嗎?對了,我的比基尼在里面穿著呢!”,她跟韓露說著就坐到船頭前,從包里拿出小鏡子畫起妝來。

“小燕子...我可告訴你,我帶的東西你可不準吃!

上官燕沖她撇撇嘴,不屑一顧的對她說道:“看你那小氣樣,你給我吃我都不吃...”,上官燕繼續畫她的妝。

這時,她們五姐妹也都上了船,只有郭曉輝遲遲還沒有到,她們都焦急的往碼頭前望著,過了幾分鐘,還是沒有他的身影。

徐曼麗站在船頭埋怨道:“這個郭曉輝,每次都是他最慢,沒有一點時間觀念!

“晴晴...你也管管你家的曉輝,每次都是他最磨嘰!

“燕姐...你別瞎說,郭曉輝追我,我可沒有答應他呀!你要是喜歡他,我讓給你!

“郭曉輝除了是農村來的,其他條件都不錯,長得也不賴,哎!雨晴...你就從了人家算啦!”

“默然姐...咋能從了就算了,我就是不喜歡他那樣的......”

“晴晴...你不要我可下手了,到時候你可別摸鼻子!

“燕姐...你盡管下手,我保證不會摸鼻子!

“各位姐妹們好,我來啦!”

只見郭曉輝坐在一輛腳蹬三輪上跟大家招手。

“曉輝...你咋不趕個牛車來”,上官燕埋怨道。

“燕姐...我也想就是交警不讓”,郭曉輝一邊跟她開玩笑,一邊從三輪車上卸東西。

他從三輪車上卸下兩個大紙箱和兩個大帆布包。

“郭曉輝...你這是把家搬過來了吧!”

“燕姐...你這就不懂了,咱們這次去的是一個荒島,我得做好不時之需!

“好了,你快把東西搬上來吧!就等你自己了”,韓露催促道。

郭曉輝把所有的東西都搬上船,韓露就發動起馬達駕起快艇出發了,女生們對著大海高呼著,歡快的像一群小麻雀嘰嘰喳喳叫個不停。

郭曉輝從帆布包了取出一瓶防曬霜靠近李雨晴跟前坐下,微笑著遞給她,“晴晴...海灘上太陽紫外線強,把這個涂上!

雨晴有些害羞的說:“我帶著呢!不要用了!

“我特意給你買的,給...快拿著吧!”,郭曉輝直接把防曬霜塞到她手里。

雨晴還是不要,上官燕上去奪了過去,“你們磨嘰個啥,晴晴不要我要!

郭曉輝不高興的說:“燕姐...這是我給晴晴買的!

“我知道你給晴晴買的,你這是重色輕友,你咋不想著給你姐我買一瓶!

“燕姐...我給你買的在包里呢!你快把晴晴的還給她......”

郭曉輝又取出四瓶防曬霜分給她們,徐曼麗接到防曬霜夸贊道:“還是俺家曉輝懂事,處處想著姐姐,晴晴...多好的暖男,你快點嫁了吧!”

“麗姐...”

李雨晴此刻臉羞得通紅。

“不理你們啦!”

她把防曬霜往郭曉輝手里一放,轉身爬到船舷上看風景。

“你們別說晴晴啦!墨然姐...你唱首歌吧!你的歌唱得最好聽!,郭曉輝趕緊給雨晴解圍。

在歡歌笑語中船不知不覺開出了幾十海里,在茫茫的大海之中,這艘快艇就像一片樹葉在水中飄蕩,風浪漸漸地大了起來,船身也開始搖晃的厲害。

郭曉輝是一個從小生活在北方平原上,雖然近幾年在海邊生活了好幾年,也下過許多次海,但他都是在近海處活動,出遠海他還是頭一次,船身越來搖晃的越厲害,他開始有些害怕了,他緊緊地抱住上官燕的胳膊不敢亂動。

上官燕掙扎著說:“你別抱我,抱你家晴晴去,看你膽小的熊樣”。

郭曉輝有些哆嗦道:“燕姐...就讓我抱一下吧!船晃得這么厲害,咱們是不是遇上臺風了!

“啥臺風,遠海就是這樣,你不知道在海上無風三尺浪嗎?”,徐曼麗趕緊解釋道。

“麗姐...這風浪也太大了不,咱們什么時候能到螺絲島”。

“再過兩個小時就到了”,韓露回答道。

“!還這有這么遠,燕姐...你還是讓我抱一下胳膊吧!”

他再次緊緊地抱住上官燕的胳膊,由于他抱的太緊,上官燕怎么掙扎也掙脫不掉,她沒有辦法只要讓他抱住,緊貼在一起坐在船艙里。

突然,墨然大聲喊道:“大家快看,前面是什么呀!”

大家都順著她的手指的方向看去,大家遲疑了片刻,徐曼麗大喊道:“鯊魚...鯊魚...大鯊魚......”

“啊......”

上官燕嚇得趴到郭曉輝懷里,閉著眼睛不敢抬頭看。

徐曼麗趕緊對韓露說:“露露...快...快...打方向......”

“大家抓緊了,我打方向啦!”,韓露叮囑道。

她猛的一掉船頭,快艇從鯊魚身旁擦身而過,當他們近距離的看到那條鯊魚時,大家都被震驚了,鯊魚的身體足有快艇一樣長,只要它輕輕地一擺尾打在快艇上,足可以把船打翻。

她們平住呼吸,倒吸了一口冷氣,過了好長時間,緊張的心才平靜了下來。

“太驚險啦!太驚險啦!”,徐曼麗用手拍著胸脯到吸著氣說道。

就在這時,李雨晴驚訝指著韓露喊道:“鯊...鯊魚,啊......”,她捂住眼睛大叫起來。

大家都被驚嚇得張大嘴巴呆傻在原處,鯊魚張著鋒利的大嘴從快艇后面撲來。

由于鯊魚是從船尾襲擊而來,韓露背對著它,對后面發生的事情全然不知,她還專心的駕駛著快艇。

鯊魚一躍身,整個魚頭就沖上了船尾,瞬間船身失衡,快艇差一點沒有被壓翻,船身發生劇烈顫抖,快艇上的女生發出一陣尖叫。海里的鯊魚一般是不會襲擊船只的,也許是剛才的快艇的急轉彎,從它身邊擦身而過驚擾到了它,于是它就跟著快艇追了過來。

突然,快艇的馬達停了,船慢慢地的停了下來,只見船尾處的海水出現一片紅色,那條鯊魚也不見了,船尾處堆放行李包也都掉入了大海,眼看著漸漸地飄向遠方。

大家平緩一下,韓露開始啟動快艇,但她連續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她拍了一下方向盤哀嘆道:“哎!快艇讓鯊魚弄壞了!

“!快艇壞了,快打電話求救吧!”,徐曼麗趕緊說道。

“怎么求救,衛星電話指南針都在剛才掉到大海里的包里!,韓露摘下墨鏡用手整理一下頭發,四處張望了一下。

“露露姐...咱們不會死到這里嗎?我還沒有男朋友呢!”,上官燕訴苦的叫著。

“閉上你的烏鴉嘴”,韓露呵斥著她。

“露露...現在咱們怎么辦呀!”,徐曼麗詢問道。

“現在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坐在船里等著任憑船漂流,等它漂到岸邊咱們才能再想辦法!

“咱們不會漂到南極吧!要是漂到那里咱們會凍死在那里!

“呸...呸...上官燕...你嘴里就一個死...死...你不會說點吉利的話!,墨然不滿的對上官燕呵斥道。

上官燕不服氣的辯解道:“都現在這個樣了,再說吉利的話有個屁用!

“你想死,你現在就死去!

“你才去死呢!”

上官燕和默然兩人爭吵了起來。

郭曉輝趕緊拉住上官燕的胳膊勸說道:“燕姐...好了,好了,你們別爭吵了,消停一會吧!保存一點體力,咱們還不知道得在船上得待多長時間呢!”

...咱們坐在一起,現在船沒有動力,盡量別亂動讓船保持平衡!,徐曼麗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坐在船艙里。

“麗姐...咱們能回到岸上嗎?”,李雨晴依靠在徐曼麗身上輕輕地問道。

徐曼麗摸著她的手安慰道:“你放心吧!咱們一定能回去!

“晴晴...你別怕,麗姐說的對,咱們一定能回去!,郭曉輝也安慰著她。

天色漸漸地暗了下來,他們六個緊緊地抱在一起,誰也不敢往外看,只聽著海風在他們耳邊呼呼地做響,他們不知道船會帶他們去何方,何時才能靠岸,他們開始有些絕望了,他們相互擁抱著,不知他們臉上是淚水還是驚嚇出來的汗水,他們頭挨著頭臉貼著臉,盡可能不讓身體留出一點縫隙讓海風鉆進來。

“露露...要不你抬頭看看咱們到那里了吧!”,徐曼麗突然跟韓露說道。

“嗯...你看,我不敢...麗姐你看看!,韓露哆嗦著趕緊說道。

徐曼麗趕緊搖搖頭說:“我也不敢”。

上官燕推推郭曉輝說:“你是男人,你抬頭看看,咱們中間就你一個是男的,你快看看咱們到岸沒有!

郭曉輝也推辭道:“我也害怕”。

“看你那熊樣,我們女生害怕,你個大男人還害怕,怪不等晴晴不答應嫁給你!,郭曉輝被上官燕這么一擊來氣了。

“小燕子...你說誰害怕,看就看,誰怕誰!,他抬頭往船外看看,又趕緊縮回了回去。

上官燕趕緊問道:“你看到什么啦!”

“我...我...看見黑壓壓的一個大東西,就在咱們船附近!

上官燕嗷的一聲扎進他的懷里,兩只手緊緊地抱住他的腰,郭曉輝的手在空中停留了片刻,也輕輕地落到她身上。

上官燕哆嗦著身子對郭曉輝說:“曉輝...你抱緊我一點,我害怕!

郭曉輝趕緊用力抱抱她,并安慰道:“燕姐...別怕,別怕,用我在我會保護你......”

上官燕的頭在他懷里靠得更緊了,此時,郭曉輝心里樂開了花,有這么一個大美女在自己懷里,開始讓他有些想入非非,下面的邪火都開始不由自主的往外鉆。突然他又有些害怕起來,他又害怕起來,他怕上官燕突然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變化,而感到尷尬。他趕緊挪動一下下身,盡量跟她的身體保持一點距離,可他錯了,他剛動一下,上官燕的臉直接貼了上去,他視乎都能感受到上官燕鼻孔呼出的熱氣的體溫。郭曉輝不敢再動了,他如果再輕輕地動一點就有可能進到她嘴里。而此時他的身體已經不再受他的大腦控制,興奮激素已經激活了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興奮因子漸漸地接觸到她那柔嫩的小嘴唇,他已經感受到那小嘴唇的輕柔的彈性。此時,他大腦里一片空白,他不愿逝去那輕柔的感覺,但他又怕這樣持續下去,會讓上官燕跟自己產生無比的尷尬,在他進退兩難之際,他突然選擇了理性,他一把把上官燕從自己懷里抱起來。

“燕姐...燕姐...你別怕,我逗你玩呢!外面什么也沒有!

上官燕還是再次緊緊地抱住他的腰趴在他懷里,并撒嬌的說:“嗯...我害怕,你別松開我!

她拿起郭曉輝的手放在她自己腰上,她穿的是短裙和真絲吊帶外配一件短口上衣,此時她腰間無任何遮攔,郭曉輝的手直接跟她腰間的肌膚接觸,他心里猛地一驚,他下面不聽話的小東西直接撞擊到上官燕的小腹上。

他木呆的保持一個姿勢不敢動彈,可上官燕對他身體的變化并沒有任何反應,而是更加跟他靠近了,還要求郭曉輝再抱緊她一點。雖然上官燕的小腹對他的擠壓并不是那么好受,但他第一次這么親密的接觸到女人的肌膚,還是讓他興奮不已。

郭曉輝的這一喊叫,也讓其他女生驚叫了起來,李雨晴緊緊地抱住徐曼麗,徐曼麗趴到李雨晴的頭上,不敢抬起頭往外看一下。韓露和墨然緊緊地互相抱著,哆嗦著身子更是不敢抬起頭來。

“燕姐...你松一點,我快讓你勒得喘不出氣了!

上官燕趕緊用手抱住他的脖子,讓她的身體上移一下,使她的身體趴坐在郭曉輝身上,這樣憋屈的姿勢得以緩解,兩個人都舒服了一點。郭曉輝下身脹起的山包正好填平上官燕兩腿岔開坐在他身上預留出來的縫隙,兩人之間視乎都能感受到對方的體溫。上官燕是因害怕還是故意而為之,讓她自己的身體再次跟郭曉輝靠緊一些,讓那身體加余留下來的間隙再一次夯實。

雖然兩個肌膚之間還隔著兩層薄紗,他已經感受到熱乎乎的感覺,他從來沒有感受過這種感覺,他無法用言語來形容自己的感受,他有些飄飄然郁郁似仙。一時間他突然有一個可怕的念頭,他想沖破那薄紗,讓自己徹底解放一次,他大膽的微微動一下。

突然上官燕趴到他耳邊輕微的嗯了一聲,又輕輕的牙咬了他一下耳朵,嬌滴滴對郭曉輝說道:“我怕...”。

郭曉輝忽然也意識到上官燕對自己的反應已經知道了,但她為什么沒有戳穿他,他不得而知,為了不讓自己在上官燕跟前太尷尬。

他趕緊對大家說:“哎!我騙你們呢!外面什么東西也沒有,都別緊張這么很了!

可不論他如何解釋,女生們還是沒有一個人敢抬起頭往外看看。

夜漸漸地的深了,他們緊緊地抱在一起,漸漸地他們的身體開始發沉了,也許是他們抱在一起的時間太久,或者是他們驚嚇的有點過度,漸漸地他們互相抱著睡著了。

海風不停的呼嘯,船順風漂流,他們何去何從只有風兒給他們規劃方向,咆哮的大海隨時都有吞噬這六個小生命的可能。

小船在茫茫的大海中搖曳,也許他們對突如其來的變故感到絕望,對未來生活的渺茫,漸漸地他們進入了夢鄉,夢見手捧著鮮花,牽著愛人的手走進神圣的婚姻殿堂,夢見躺在母親的懷里矯情的撒著嬌......

作者簡介:王紅偉(1982--)筆名:冰川。農村基層工作者,參與過精準扶貧攻堅工作和環境污染防治攻堅工作,業余時喜歡文學寫作,現寫作詩歌一百余首,詩歌《迎春》在全國第二屆“瑯琊杯”詩書畫家精神大賽中獲得三等獎,《圓夢》《夜思》在全國詩書畫家創作年會上獲得二等獎;寫有中長篇小說《滄海孤鷹》、長篇小說《第二夫妻》《疫情下的愛情》《大學生村官》《麥子黃了》《愛哭的局長》等文學作品。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梓耕 對 竄天楊 的評論
《竄天楊》的作者,路兩旁的“..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從今天起我不會在此網站發表作..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江湖笑 的評論
江湖客:刀光劍影伴我行,俠肝..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微乐麻将辅助软件神器 下载腾讯麻将来了 股票推荐排名 快乐八视频 福彩15选5推荐号码 德甲拜仁对霍芬海姆 可以赚钱的游戏网站 无网四人单机麻将 上海定牛11选5彩票网 彩库宝典1.3.2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