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雪映山河滿江紅(30)

時間:2019-12-11   作者:默龍 錄入:默龍  瀏覽量:117 下載 入選文集

第三十章  白馬月夜欲乘風

韋一鴻陷入非常尷尬的局面,他知道秦檜下面要說什么,他一言不發,只能秦檜開出條件。

“一鴻啊,這是我讓丫頭曉紅從萱兒房里偷出來的,看了這些,想必你明白萱兒的心意,希望你也能夠理解一個做父親的心情。我只有這一個女兒,我可不愿意看到她為了你煎熬難過,萱兒雖然不是金枝玉葉,也是大家閨秀,最重要的不是這些,她是一門心思都在你身上啊!”

“相爺,這些我都明白。”韋一鴻說道。

“你明白就好,我就不多說了,老夫對你抱著很大的期望,同時也理解你的處境,一鴻,我想問你一句,赫連家的姑娘難道真的那么重要嗎?”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秦檜的問話,言談中,貌似秦檜正和自己談著一樁生意,像菜市場買菜似的,如果拒絕萱兒,那岳帥的事情秦檜大可以袖手旁觀,甚至火上澆油。

秦檜見韋一鴻沉默,又繼續說道:“一鴻,我也理解你,誰沒有年輕過?一個男人的背后應該有個好女人給出謀劃策,就拿岳夫人和韓夫人梁紅玉相比,立刻高下立判。岳夫人賢惠端莊無可厚非,但是她對岳飛的事業卻束手無策。那梁紅玉就不一樣了,長袖善舞,韓世忠在外面打仗,她和朝中大員們的家眷處關系,是一把好手,這個你不會否認吧。”

秦檜比葫蘆畫瓢,是想讓他知道未來秦萱兒對他的支持會比小雪要大。他無意官場,自然萱兒的助力無從談起,本來秦檜的老婆王氏就是前朝王丞相之女,秦檜吃到了甜頭兒,就想著他韋一鴻也是這樣的人。

“一鴻,我覺得這事兒你該冷靜的考慮考慮,終身大事,不可孟浪。你想明白了再來找我,這幾天你先找個地方避避風頭,圣上那邊我已經稟告過了,說你是我的門生,他也睜只眼閉只眼,不過面子還是要給圣上的,圣上還說,他很欣賞你,說你智慧通達,機敏果敢,是未來的帥才。等岳飛的事情冷一冷,我會帶你親自面圣。”

韋一鴻無心辨別秦檜話語的真假,至少明確了自己現在的處境是安全的。

“相爺,天色不早了,請相爺早些安歇,在下這就告辭。”

“好,一鴻,最后我再給你說一句,男人有妻有妾也正常,如果你真難以奪舍,過個兩年,把赫連家的姑娘也納入門,大家心里明白就行了,不過出了這個門,你當我這話沒有說。”秦檜臨走又說道。

“相爺美意,晚生明白,不論最后如何,晚生都會感激相爺。”秦檜既然作出這樣讓步,可見是經過了慎重考慮。

打開門,看見萱兒正在院子里站著,“一鴻哥哥,你這是要走嗎?”

“萱兒,天不早了,打擾你們休息了,我就此別過。”

萱兒對秦檜說道:“爹,你看你,這么晚了,他的小院也被查封了,你讓他去哪兒啊。”

秦檜說道:“一鴻,看到了吧,女生外向,我養了她十八年,對你都比對我親啊。一鴻,如果你不嫌棄,就在我的書房委屈一宿,你看如何?”

“多謝相爺,晚生有地方落腳,萱兒好意,我心領了。萱兒,我走了。”

韋一鴻執意要走,萱兒執意要送他,秦檜假裝呵斥萱兒,心里卻想給他們制造機會,“你這丫頭,我是拗不過你,那就叫秦沖帶幾個人跟著,免得你再像上次,被人拐走了也沒有人知道。”

一鴻牽著馬和萱兒并肩走著,秦沖領著幾個家兵遠遠跟在后面,今天是九月十五,月亮清冷,天地間漸漸有肅殺之氣。

“一鴻哥哥,我爹都跟你說了什么,怎么感覺你心事重重,這是山東運來的甜棗,又脆又甜,你嘗嘗,人家說吃甜的會心情好。”萱兒捏著一顆棗放入他的口中,聞著萱兒指尖淡淡的香味,他心情極度復雜,棗的確很甜,過于清醒讓他痛苦,他現在只想喝酒,喝醉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為什么萱兒和小雪不是一個人,讓他受盡撕裂的痛楚,“萱兒,沒事的,你不要為我擔心,相爺都安排好了。”

“我就說了,我爹他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一鴻哥哥,我媽也是直腸子,你不要生她的氣。”

“沒有啊,相爺一直對我眷顧有加,恐怕是我一輩子難以報答的。”秦檜父女對他是真心的好,他也是清楚的。

走了一陣子,兩人說起以前的事情,萱兒說:“一鴻哥哥,我有點累了。”

“那你就回去吧,免得相爺擔憂。”

“不過,我還想陪你走走,你從來沒有這樣陪著我,這么長時間沒有發現,你的馬原來這么漂亮。”萱兒的意思是想和一鴻同乘一匹馬,韋一鴻沒有想到,想到男女大妨,他伸出手掌在馬的頭部輕拍了兩下,并且小聲說了什么,那白馬居然乖乖臥在地上。

萱兒驚奇了,如此乖巧的白馬,“一鴻哥哥,你對它說了什么?”

“這是馬語,我從一個高人那里學來的,你上去吧。”萱兒騎到了馬上,韋一鴻在下面牽著馬。

“一鴻哥哥,你在下面走,我怎么和你說話,這多別扭啊,你也上來。”

“萱兒,這樣不好,別人會說閑話的。”

“哪有別人啊,秦沖就是我的哈巴狗,他敢亂說一個字,我就想法整暈他,一鴻哥哥你就放心吧。”萱兒執意要他也上馬。

因為有事也要求萱兒幫忙,他也不想讓萱兒失望,他也騎到馬上,哪成想萱兒抓著馬鬃猛的一拽,那馬居然猛的往前跑去。

韋一鴻還沒有明白過來,立刻攬住了萱兒的腰,萱兒高興的呼喊起來。

“萱兒,快住手。”萱兒哪里聽得見一鴻的話,兩耳生風,她感覺一鴻哥哥溫暖的胸膛緊緊貼著她的后背,這種感覺期待已久,幸福的感覺讓她痛苦已久的心熱烈瘋狂。

“吁,吁——”終于白馬停住了,韋一鴻卻看到門口正在等待他的小雪,小雪打著燈籠,看到了馬上的萱兒和一鴻騎在一匹馬上,二話不說,扭頭就回院子里。

韋一鴻急忙追上去,“小雪,小雪,你等一下。”

他回過頭懊惱的對萱兒說:“萱兒,你快去解釋清楚,免得小雪誤會。”

想不到萱兒居然說道:“一鴻哥哥,她憑什么要我解釋,你本來就是我的,是她把你搶走的,完璧歸趙,也是天意,她如果是那么小心眼兒,你們就是成親,以后的日子也是雞飛狗跳!”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可愛的玉米 對 新形勢下的 的評論
反復誦讀了好幾遍,很有道理,..
OK龐廣龍 對 關于注冊會 的評論
OKOK————OKOK——..
可愛的玉米 對 勿忘我 的評論
寫的太好了!值得學習..
可愛的玉米 對 勿忘我 的評論
寫的太!..
青云 對 七律 臘八 的評論
(null)..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黑桃棋牌官网唯一下载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 浙江6+1开奖结果查询19077 十一运夺金遗漏一定牛 炒股票新手入门 大嘴棋牌游戏下载 股票趋势怎么看 海南飞鱼游戏玩法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山东快乐扑克3今日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