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拉練,在凌晨的雨中出發

時間:2019-12-13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185 下載 入選文集
      五月,江南是多雨的季節了。
      凌晨的一場大雨把我從睡夢中驚醒,好大的雨呀。我透過大玻璃窗,看見路燈下大雨如注,雨水濺進了臥室,便趕緊起身關窗,復又轉身上床,可怎么也睡不著了,觸景生情地想起了1971年5月那個下著大雨的凌晨。
      清晨四點,雞未鳴,天還黑,我和二連的官兵被兩聲短促的哨音喚醒。外面下著大雨,滴滴答答。屋子里黑咕隆咚,沒人說話,沒人點燈,也沒有人打手電筒,只聽到一片悉悉索索的起床、打背包、穿雨衣、出門的聲音,氣氛緊張而窒息。許多戰士只三、五分鐘就全副武裝出門了,在指定地點集合等候出發?晌疫B背包還沒有打好,心里一陣緊張,手上就出錯,不得不把背包重打了一遍。十分鐘后,連長發“出發”令,我恰好站在了隊伍的最后一個。好險啊,自己暗自慶幸,我這個從師里下來,被二連戰士尊稱為“首長”的人,總算沒遲到,否則洋相出大了。
      走出小鎮昏黃路燈的光影,隊伍很快就隱沒在漆黑的夜幕中,別說見不到其它連隊的人,就是二連這一百多號人的隊伍也拉得老長,首尾不見。隊伍中除了偶爾傳來連長發出的“跟緊”的口令,大家在瓢潑大雨中都只顧低頭看路,默默地快步走著。我緊跟在隊伍的后頭,心里卻想著走在隊伍最前頭的楊連長,剛才真那么“恰好”嗎,還是連長為了顧全我的面子,制造了這個“恰好”?我是機關兵提干的,沒有在連隊摸爬滾打吃過苦,“先天不足”,師首長有意要我多到基層“補課”,讓我參加雙搶、演習、基層代職、野營拉練......領導不就是要我補上“吃苦”課嗎?既然叫我參加野營拉練,我便主動要求下連隊,與戰士們同吃同住同訓練。于是,我被分到了二連。
      這次野營拉練,非比尋常。大背景是因為中蘇交惡,邊境沖突不斷,局勢日益緊張。1969年3月,蘇軍侵入我珍寶島地區,隨后又在新疆蓄意挑起武裝沖突。為應對蘇聯可能發動的大規模武裝侵略,毛澤東同志號召“要準備打仗”。為了執行和落實這一指示,軍委要求各部隊從難、從嚴、從實戰出發,廣泛開展練兵活動。我部隊這次是一個建制團規模的“走、打結合”的野營訓練,規模大、難度高、艱苦性強。
      拉練第一天,就給了許多人一個下馬威。戰士們全副武裝,跋山涉水,日行百里,有鞋襪穿得松緊不適當或走路時兩腳用力輕重不勻稱的,腳上都打起了大血泡,晚上用溫水泡腳時陣陣刺痛。第二天雖然只走六十里地,但也不輕松。老兵們都知道,頭天走路太多,第二天腿上的肌肉都是酸疼的。軍醫說“不礙事”,這是運動量突然加大,肌肉在缺氧情況下糖代謝產生乳酸沉積的結果,只要熱水泡泡腳,自己做些簡單按摩,放松一下肌肉就可以了。
      拉練第五天,長途奔襲,凌晨四點起床。一天要走130多里的山道和公路,訓練強度大,師里派出了醫療救護和收容車跟隨大部隊,收容“傷病員”和體力不支掉隊的人員。戰士們全副武裝,每個人身上都有二、三十斤重的負荷,又是雨天,穿著雨衣行軍,一會兒就渾身是汗,不僅濕熱難受,而且影響行軍速度,真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好在雨時下時停,不到中午就風停雨住,天氣晴朗了,老天爺還是很幫忙的,準是被士兵們的吃苦精神感動了吧。我所在的二連是個集體榮譽感很強的戰斗集體,誰也不甘落伍掉隊被收容,不愿拖大家的后腿,再苦再累也咬牙堅持。我注意到連里有個杭州籍姓祝的小戰士,走得有點艱難,幾次上前動員他停下來,在路邊等候收容車,都被他婉拒了。休息的時候,他坐在地上按摩雙腿,槍擱在肩上,我上前取槍要幫他背,想減輕他一些負荷!笆组L,這可不行!我要是背不動槍了,還算是個兵嗎?”他趕緊站起身來,把槍背在了自己身上。
      休息過后,晚霞映空,大家精神振奮,信心滿滿地準備征服最后的十多里路了。連續多日的行軍,戰士們體力消耗很大,幾乎所有的人腳上都打起了血泡,有的老泡沒好,又起新泡,被大家戲稱為“子母炮”。帶泡走路,開始疼痛難忍,不去理會它,堅持下來,漸漸麻木得不知道痛,也就不疼了。俗話說“行百里者半九十”,別看最后一小段路,可真是步步艱難,每一步都是對意志、毅力和吃苦精神的考驗。由于體力不支,新兵小祝在離目的地還有一、兩里路的地方,漸漸跟不上隊伍了,我和指導員先后都勸他去坐收容車,可他執意不從,說:“我一定要自己走。實在不行,這點路我爬也要爬到目的地!蔽铱粗@位還滿臉稚氣的新兵,心里一陣感動。
       “好樣的!小祝,我們一起努力!毙∽5陌嚅L豎起拇指走了過來,先給了他一個鼓勵,然后架著他胳膊和他并肩一起往前走。之后,副班長過來換下了班長。再后走過來兩個老兵,又換下了副班長,一邊一個老兵架著小祝一步步繼續向前,走向當晚的營地......
      就這樣,130多里路的長途奔襲,二連沒有一個人掉隊、沒有一個人被收容、沒有一支槍一個背包是放在收容車上拉的,他們再一次為自己贏得了榮譽。就這樣,我在與二連官兵的長途奔襲中,也鍛煉了吃苦精神,找到了差距,理解了領導要我多到基層“補課”的用心,同時也收獲了一份對小祝、對班長、對這些吃苦耐勞、英勇頑強的士兵們的感動和欽佩,收獲了戰勝困難的力量。
      那次野營拉練,那個大雨的凌晨,那群可敬可愛的士兵,長久地印刻在我的記憶里。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論“丑書” 下一篇:我的可樂故事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梓耕 對 竄天楊 的評論
《竄天楊》的作者,路兩旁的“..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從今天起我不會在此網站發表作..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江湖笑 的評論
江湖客:刀光劍影伴我行,俠肝..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丫丫湖南麻将最新版本 北京pk10最准1期计划 四肖六码全年免费公开 重庆换三张麻将技巧 股市行情指数 网络写作如何赚钱 多特蒙德德甲冠军次数 快速赛车开奖走势图 pk10官网app 捕鱼大师安卓版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