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路漫漫 第四章 階下囚

時間:2019-12-13   作者:祖基 錄入:祖基  瀏覽量:136 下載 入選文集

又過了兩天,一位自稱是吉林劉經理他們公司的人到辦公室來找我。

來人告訴我,他是糧油公司的法律顧問陳律師;說劉經理特意叮囑他來找我。我連忙說,公司是程經理個人承包,他自己說了算,我現在一點作用也起不了。他說:“我剛找到程經理談過,但是我們的意見他根本不聽,而且態度還挺蠻橫!蔽覇枺骸澳闶窃趺凑f的?”他答道:“公司的意見是用一部分羊毛來頂王吉欠你們的賬,其余的拉走;但是程經理堅決不同意,張經理看看是否去勸勸他?現在我們已經在案發地鹽?h公安局立案了,還告到滄海市人大常委會了。這次來還不能談判成功,那只好付諸法律解決了;到時候可能也會牽扯到您!蔽衣牶蟾械绞虑榈膰乐匦;忙說:“我再去找程經理也沒什么用處了。這樣吧!我領你去找經委主任,看看有辦法解決嗎,我也只能做到這些了!

我敲開了袁主任的屋門,向他介紹了來者的身份,主任聽后很不高興的看了我一眼。

陳律師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希望領導出面調解一下。我接著說:“原來兩家的關系不錯,聽說人家對我們去收羊毛的職工還挺關照的,現在因為王吉的原因鬧成這樣真不值得。主任您出面和程經理說說,最好把事情了結了吧。 袁主任聽罷說道:“現在情況和以前不同了,公司承包給程經理了,企業的事我們也不能干涉太多了。這樣吧,陳律師先回去,我了解一下情況,再做做老程的工作。

出門時袁主任示意我留下;劈頭一句就對我說:“老張!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扭,向著人家說話呢?”我答道:“關鍵是人家又沒有欠咱們錢,咱們扣羊毛的做法就有些不妥了;我覺得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事情見好就收。他們現在同意留下羊毛給王吉抵賬,我們能把錢要回來就行了,再多扣人家的貨就沒有道理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對方如果真告出事來,那時候事情就不好收拾了。”袁主任聽后說:“老程這樣做也是被他們逼得,自然是有他自己的道理。即便出了事,有他自己頂著,也輪不到你們。再說在咱們的一畝三分地上,他們也折騰不出什么事來!笨磥韺铣痰淖龇I導還是支持的;我只好說道:“主任,我們這樣干可是違法的!對方已經在鹽海公安局立案了,還去了市里人大上告,F在是老程已經把我們牽連進去了,到時候事情鬧大了就怕他自己也頂不住!”說完便起身走了出去。

于是后來出現了先頭的那一幕;程石松第一天被抓,第二天又有幾個職工被鹽?h公安局帶走。

我拿著傳票找到了袁主任,請示去還是不去。主任正在打電話,聽內容也是在說著這件事;他看了看我遞過去的傳票,聳了聳肩,開口說道:“這事你自己決定吧!”我無奈的說:“還是去吧!怎么也是被卷了進去了,別再讓公安局下令通緝我,再說弟兄們都遭罪了,我也不能逍遙法外!”主任說這樣也好,你去了多帶些錢,要盡量把大家生活安排好。

在當天的滄海日報上,右下角赫然登出一條短訊;“在我市鹽?h境內發生一起重大攔路搶劫案,嫌疑人已被全部抓獲,案件正在審理之中!

第二天一早我趕到了鹽?h公安局,找到了刑警一隊的辦公室。

我推門進去后,看見里面坐著一個年齡不大的警察,便把傳票遞了過去。他看了看,做了些記錄,然后用難以接受的眼光瞅著我;指了指屋角的掃帚,冷冷命令我說,你先去打掃衛生吧!我聽了后,覺得好像受到莫大恥辱,心中居然冒出來一股無名火來。我高聲說:“你們公安局叫我來,該審就審,該關就關,不是給你們干活來的,我要見你們領導!”年輕的警察見狀有些驚奇,上下打量了我一番,拿起傳票走了出去。一會回來說,你跟我去見我們姜隊。

屋里的人見我進去,微笑的指了指旁邊的座位示意讓我坐下。姜隊長看上去還很年輕,長的英俊瀟灑,眉宇間透著幾分英氣。

我心中正盤算著怎么回答對方的審訊,就聽到他開口說:“帶著你們的人,到大樓門口等候,不準隨便離開,有事必須請假!蔽覇枴巴砩峡梢曰丶覇?”他告訴我說;晚上到指定的旅館住下,這已經是很照顧你們了。

我找到正在打掃衛生的幾個職工,招呼他們來到樓門口。大樓門口修得挺寬,門前有一個很大的前出廈。兩旁的水泥臺上已經有人坐著,我們也挨著旁邊坐下。

這時我望著門前的五六層臺階,猛然想起古人的“階下囚”的來歷;眼前的情景倒是對上號了,一時心中覺得有幾分好笑。

業務員小王對我說:“昨天刑警隊是先到家里抓的我,讓我領著去的你家,沒找到你,就拉著我一個人來了。來鹽?h的路上,警察讓我蹲在車后面;我說,同志能不能讓我坐前面去?你猜警察怎么說?你這小子再不老實,就把你給拷起來!”我聽后笑了起來,說道:“因為你領著警察沒抓到我,所以看著你不老實;警察審問過你了嗎?”他說:“審了,我就說我什么也不知道,經理讓我干嘛就干嘛。這次跟去只是在旁邊觀看,什么也沒參與!蔽衣牶簏c了點頭。

這時小李指了指坐在對過的幾個女子說:“看她們打扮,準是抓來的小姐。讓我們和她們對面坐著,咱們這些人一個個又穿戴整齊,在別人眼里準當作是嫖客了!蔽艺f:“嫖娼的罪過總比搶劫罪輕多了,哥幾個犯的可是搶劫罪!弄不好要判幾年的!”幾個人聽后瞪大眼睛,吃驚的望著我。小王苦笑著對我說:“要判也先判你這個當頭的,你可是算主謀!”我聽后笑了起來,說:“我這個頭是程經理口頭封的,不算數的。按經委領導的說法,我是暫時在你們公司待命的。再說我好歹原來也是農機廠的一把手,怎么也不能你們的經理當兵!那不大材小用了嗎?

幾個人正在說著,只見從里面走出了一人,低頭喪氣的坐在了我旁邊,他對我說道:“你們也來了?”我疑惑地看著他問:“您是哪位?”對方嘆了一口氣,說:“別提了,就是我幫老程找的人;按咱們滄海人的話說,這回可‘倒灶’了!找的幾個人都進去了,家屬們每天吵著找我要人;我自己托了托關系,好歹沒關進去,這回可讓你們程經理給害苦了,丟大人了!”我說:“大家這是都粘了程經理的光了,正像他前幾天老掛在口頭的話;這回可逮著有把的燒餅了!

不過也真難為這位哥們了,只要一看見大門口有人來,就慌忙低下頭用胳膊遮住臉,生怕被熟人瞅見。

中午我領著大家到一個小飯館就餐,讓每人點一個自己愛吃的。我又要了幾瓶啤酒;不管怎樣,雖說大家成了臨時囚犯,可是自己不能虧待自己。

下午剛到公安局門口,突然聽到有人喊:“張經理!”我扭頭望去,見到吉林的劉經理向我快步走過來;一面伸過手來和我握手,一面不安的說:“真對不起了,怎么把您也弄來了!蔽倚χ鴮λf:“該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們,這也算罪有應得;如果不是這次機會,我這一輩子哪能和公安局打交道!”劉經理又告訴我,公安局去東北抓王吉了,事情快有結果了。

第二天,我們繼續在公安局大樓門口蹲著。中午時分,一輛轎車駛了進來;車門打開,一行人從里面下來。我看到打頭的是縣里主管工業的副縣長,后面跟著經委袁主任,還有農業局的劉局長也來了。

劉局長和我是老熟人,他老遠望見我們這個情景,忍不住咧著大嘴笑開了。

只見縣長一臉莊重地率先走了過來;到我們面前開口大聲的說:“同志們辛苦了!”然后伸出手來同每個人一一握手,這情景頗有些領導接見的味道;讓大家一時真的是受寵若驚。我看著這不倫不類的滑稽場面,忍不住差點笑出聲來。

我對跟在后面的劉局長說:“您怎么也來了?”他答道:“這的公安局長和我是同學,我過來給你們講講情。怎么樣,沒有受罪吧?”我笑著說:“沒受什么罪,可這滋味也不好受。我們丟人現眼可都丟到鹽?h來了,老兄還是趕緊救我們回去吧!”

縣長的一聲“同志們幸苦了!”讓大家一掃兩天來的抑郁心情,情緒一下子都興奮了起來,瞬間好像從罪犯升華為有功之臣。小王嘻嘻哈哈的對我說:“張廠長!剛才這事你沒有安排好;我看電影里這場面如果領導說,同志們辛苦了!你應該領著大家齊聲回答,首長好!那樣多有氣氛!”我聽后哈哈地大笑了起來。

下午縣領導們走后不長時間,縣里的公安局政委趕了過來,臨走時對我講,你們去刑警隊辦個手續,就可以回家了。

我找到姜隊長;他告訴我,如果不是你們領導來講情,保你們回去,怎么也要關你們幾天;你們回去后都不要出門,有事找你們必須隨叫隨到。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梓耕 對 竄天楊 的評論
《竄天楊》的作者,路兩旁的“..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從今天起我不會在此網站發表作..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江湖笑 的評論
江湖客:刀光劍影伴我行,俠肝..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快乐扑克任三 腾讯意甲新闻 秒速赛车 正规信誉好的棋牌平台 新上市的股票查询 心悦吉林麻将安卓 足球投注网 成都血战麻将下载 网络上赚钱 龙岩麻将手机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