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路漫漫 第八章 雞飛蛋打

時間:2019-12-21   作者:祖基 錄入:祖基  瀏覽量:104 下載

第八章:雞飛蛋打

一天,王仁德被提審回來,一改以往愁眉苦臉的面容;興奮的對我說,家里最近要來人了,我的事情快有眉目了。我聽了也挺高興;心想快點結束吧!已經有半個多月了,這個看守的工作總算快要熬到頭了。

可是又過了幾天后,王仁德垂頭喪氣的對我說;家里來人了,可是和程經理談崩了。家里想用兩部舊轎車,再湊些款來頂帳,但你們程經理堅決不同意。家里這也是盡最大努力了,再沒有別的辦法了。

第二天上午,一個滿頭白發的老太太推開門,往里張望了一下后就闖了進來。我還沒有來得及攔住;只見她看到被手銬鎖在床上的王仁德后,就號啕大哭了起來。王仁德看見她后,大聲的說道:“你怎么還沒回去!”老太太沒有回答,只是大聲痛苦的哭著。聲音驚動了旁邊辦公室的人員,趕過來把她轟了出去。

中午我出去吃飯,我看到老太太還在檢察院大門口守候著。我剛走進飯店坐下,老太太便跟了進去;她靠近我身旁,小聲地問我:“是您在看著我老頭子吧?”我點點頭。她面帶乞求地對我說:“我想買些老王愛吃的,托您捎給他行嗎?”我說:“可以,不過請您放心,他每天吃的和我們一樣,挺好的。不信可以問問他。”我指了指站在身旁的飯店老板,又說:“這樣吧!你買好后送到這里,我們吃晚飯時給他捎進去。”老太太聽后不停的說謝謝。

晚上我拿出燒雞放在王仁德面前時,他詫異的瞪大眼睛望著我。我連忙說:“這是你老伴讓我捎給你的,還有這個。”接著我從口袋里掏出一小瓶二鍋頭酒來。他看著我手中的酒瓶,眼睛中頓時放出光芒;連聲說,謝謝!他說,有好幾次想托你們買些酒來,每次都沒敢開口,這東西眼下比什么山珍海味都強多了。老太太一連幾天晚上都托我們捎些酒菜上來,有時還趁門衛不注意便溜進來看望王仁德。

老太太走后,我們又在檢察院當了一個月看守,但事情一直沒有結果。

有一天,程石松找到我說:“我聽說你們對待王仁德挺好啊!每天還好吃好喝的管著他。”我聽了說道:“一個小吃部,有什么好的,家常便飯,跟我們吃的一樣,這么做有什么不妥嗎?”老程接著說:“用不著每天讓飯店給他單獨做飯,你們剩下的給他口吃就行了;他要是吃飽了,喝足了,每天活的挺舒坦的,更不打算還咱們錢了。”我沒好氣的說道:“那你把他送監獄里去好了,這活我們正都懶得干了!我所以把他的生活安排的好一些,一是怕他身體生病出毛病,二是怕他想不開自殺。能不能還錢是他家里的事;如果人沒了,一分錢也要不回來了。聽你這意思,我怎么覺得咱們好像是綁票呢?不給錢就想法折磨他,拿這種辦法來要挾對方,這個活我不干;讓我管著,我就這么辦,不行你就自己來看。”程石松讓我的一番話說的張口結舌。

第二天王仁德被提審后回來時,我見他渾身顫抖,臉上青一片紅一片的。其實每次受審回來,我都懷疑他被打過;但怕傷其自尊,從來沒有問過。我給他倒了一杯水,問道,挨打了?他痛苦的點點頭。他見我雙眉緊鎖,忙解釋說:“不是檢察院的人,是老程打的。每次老程過來提審,都會動手打我;這次他下手特別狠,程石松看來不僅是要錢,還想要我的命。”

一天上午,房門被輕輕推開,一個四十多歲身材高挑的中年女人探進身來,小聲的問,王仁德在里面嗎?沒等我答話,王仁德猛地扭過頭來,瞪大眼睛說:“你怎么來了!”女人趕緊過來,坐在床邊,攥住他的手,淚流滿面的說道,我來看看你。王仁德忙問:“你那邊情況怎樣了”女人聽了,搖搖頭說:“不好,現在看來沒有什么指望了。”王仁德聽后,表情變得有些絕望。又連忙說;“你趕緊回去吧,免得讓別人看見再出什么事。老張他們照顧我挺好的,沒事!”女人沒有說話。只是坐在旁邊不停的流淚。

 找王仁德的那個女人走后,小王在一旁說道:“老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剛走的這位是你的老情人,年輕時夠漂亮的 。”他聽后沉默了一會;然后對我說:“煉油廠的事情一直就是她在管,聽她講,那邊的錢看來沒有希望了”。

自從那天以后,我發現王仁德的情緒一天比一天低落。嘴里總是不停地說,他這輩子全國各地都轉遍了,什么好吃的也吃過了,該享的福都已經享過了;活到六十多了,夠本了。

一天,他見到屋里只有我一個人,便低聲告訴我;看管他的另一班,其中一人這幾天一直在打他。我說:“我知道是誰了,那個人是老程的外甥,一定是老程指使干的。這事情我還真不好管,恐怕越管越壞。你先忍忍,容我想想辦法。”他聽后神情異樣的對我說:“不必了,老張!我沒有幾天了;你不要費心了,你是個好人,咱們來世再做朋友吧!”我聽了忙說:“你可千萬別尋短見啊!”他又說:“說心里話,如果不是有你在,我恐怕不會活到今天的;我不想接著在這受罪了,也別拖累你們在這守著我了;程石松不會放我回去的,即使把錢還上,也會要我的命。老程知道我出去后不會善罷甘休的,程石松把那么一大筆錢交給我,不會是平白無故的。違法的不光我一人,你是懂得的;我只有死了事情才算了結。

我聽了后,感到事情有些不妙,連忙找到經委領導匯報了情況。強調王仁德現在已經有自殺傾向;必須讓老停止對他的暴力行為,或者馬上送往看守所,否則后果不堪設想。主任聽了沒有說話,可是從領導的表情看來,我的話根本沒有當回事。

又過了兩天,早上我剛走進檢察院大門,只見小王慌慌張張跑過來對我說:“王仁德跳樓了!”我忙問:“人在哪了?”小王告訴我已經送縣醫院了。

我們兩個匆匆向醫院趕去。到醫院后,聽大夫講人送來時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現停在太平間了。

小王有些動情的對我說:“我們去看看他吧!其實老王這個人還不錯,從來不愿意給別人添麻煩;和他在一起呆這么長時間了,就當去送送他吧!”

王仁德在太平間靜靜的躺在那里;依舊穿著背心褲衩,看上去沒有明顯的傷痕;但是他的眼睛卻睜得大大的,似乎還有什么話要說。我站在旁邊,在心中暗暗的禱告,老王!一路走好!

我后來聽夜班看管王仁德的小吳說,天快亮的時候,老程的外甥帶著王仁德去上廁所,他便趁機跑到樓道盡頭的窗戶跳了下去。

王仁德的家人知道后,來了一伙人到檢察院大鬧了幾日。這次經濟糾紛的結果是王仁德欠公司的錢不但一筆勾銷;為了平息事端,公司又賠了幾萬進去。從此,公司又增加了巨額債務,再也支撐不下去了;公司面臨著倒閉,職工們也開始了下崗生涯。

我曾經聽公司會計講過;自從程石松承包公司以來,經常是利用公司的資金;把款匯到進貨的單位,錢在外面流動一段時間后又如數的從別處匯回來,公司每次也沒有賺到過錢。公司的各項費用,職工工資,貸款利息,日常費用,都轉化成公司的虧損。

老程承包公司,實際就是利用公司這個平臺自己賺錢。他能這樣為所欲為,其實也是經過精心謀劃的。記得他對我講過,他到縣里后,先要搞定三個關系;一是頂頭上司,二是縣委領導,三是縣檢察院,用他的話說;還必須是一把手。程石松所以敢無視國法,不只是法盲,因為他認為怎么折騰也無所謂;出了事上面有人罩著,大不了出些錢財打點。

我聽縣委一個熟人提起過;老程上次搶劫羊毛出事后,縣里的領導們沒少出面到上頭疏通關系,否則老程不會這樣平安無事的回來。

老程對待公司的職工開始還能夠給開工資;后來公司虧損了,他覺得給大家開工資不合算了,其實虧損的也是國家貸款,也并非是他賺來的。

于是他采取往下承包的辦法,取消工資,完成任務后拿提成。公司的業務原來主要是經銷鋼材,他對業務人員取消工資,改為了利潤提成,可是還不提供資金。門市部本來就人滿為患,賣的那點貨根本養不活自己,可以說就是弱勢群體。他也實行承包,取消工資,美其名為打破大鍋飯。老程的辦法是將職工這個包袱甩掉不管,自己好得到最大的利益。

他的做法也遭到職工的強烈反對,紛紛找上級部門反映告狀;但是老程上上下下都打點好了,任憑風吹浪打,老程絲毫不動。直到這次欠下銀行巨額債務,公司再也經營不下去了,老程也逃之夭夭了。

企業改革本來是件利國利民的好事;可是上面有政策,下面有對策,許多事情到下面執行的時候就變了味道。有些人認為時機來了,于是就絞盡腦汁地想法把國家集體的錢裝入自己的腰包。再好的經也怕下面的歪嘴和尚來念;他們對國有、集體企業不是實施改革,而是變著法的來改變企業的所屬權。他們認為企業改革不是改變公有制企業的種種弊端,而是要把公有制企業變為私有化

我想自己不能再在這里呆下去了,這次要自謀出路了,而且要跳出縣城到外面的世界。

一天,我翻開新來的滄海日報;滄海市興亞集團公司的大幅招聘廣告,‘誠聘英才’四個大字映入我的眼簾。我撥通了上面的電話;從此開始走上十幾年打工的漫漫之路。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DAWN 對 寫給心愛的 的評論
作者名字很巧..
遠山谷 對 我的軍人情 的評論
問好雨后彩虹老師,謝謝細心閱..
寒士 對 自嘲 的評論
拜賞..
雨后彩虹 對 我的軍人情 的評論
當兵26年,26年彈指一揮間..
一只鳶 對 我的191 的評論
這篇文章是看完郭沫若先生的《..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浙江游戏大厅温州茶苑 中国福利彩票双彩网 捕鱼大亨单机版 有没有好玩的棋牌游戏 北京快中彩奇偶走势图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pc蛋蛋网站 南京麻将算法图解 昨天涨停的股票查询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