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老家的年味

時間:2020-01-15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290 下載 入選文集

    參軍離家后,很少回家過年,但每逢春節,都會懷念老家的年味。

老家的年味是什么味?在我的記憶中,是媽媽炸油果子的香味,爸爸寫春聯的墨香味和鞭炮的硝煙味,親朋好友間的濃濃人情味。臘月23日一過,村里頭過年的氣氛漸濃,殺豬的殺豬,宰宰雞,家家戶戶開始泡米打糍粑、蒸年糕、炸各種各樣好吃的油果子。我們家要到二十八、九甚至大年三十晚上才炸果子,比別人家晚個三、兩天。個中原因是我兄弟多,媽媽怕果子炸早了,不到年初一就給我們吃光了。

炸果子的時候,我們很愛擠在灶臺邊,媽媽嫌我們擋手礙腳,往往第一鍋炸出來的果子要拿出一大半來打發我們。一鍋鍋炸好后,總在我們睡熟了的時候,媽媽要裝好壇,還要藏好地兒,不能讓我們輕易找著。但那誘人的香味常把我媽出賣了,再說家就這么大,她一人藏,怎么能敵過我們兄妹四個人找,于是過個年,總會發生三兩次這種藏、找,找、藏油果子的游戲。今天回想起來,小時候那個饞啊,真有點不太好意思嘍?梢搽y怪,那時候我們連塊桃酥都沒吃過,媽媽炸的油果子,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美味香甜的好東西了。

過年,媽忙媽的,我爸也有他自己的事做。

我爸小時候讀過幾年私塾,在我們村里也算得上是個“文化人”了,他要在村里盡一個“文化人”的義務。過年前幾天,他就要買好筆、墨、紙張,擺開四方桌,裁好鄉鄰們送來和咱家準備好的紅紙,叫我給他研墨,其實我挺愛磨墨,我喜歡那股墨香味,也覺得磨墨很有意思。爸爸揮毫寫對聯時,因為桌子小,對聯長,他要我站在對面,雙手輕輕地平平整整地拽著,防止蘸墨過多時,墨水污損了對聯。高興時,爸爸也會邊寫邊給我講些文房四寶和書寫的知識。他說筆有狼毫羊毫兔毫之分,狼毫硬,寫對聯多是行書、楷書,用狼毫更好些。我問他手里的筆是什么“毫”,他說“羊毫”,因為狼毫筆太貴。爸爸說,他喜歡徽墨,因為它是用黃山老松樹的松煙做成的,不僅墨色黑亮,價錢又便宜,還有松煙的特殊香味。爸爸寫對聯,字一筆一劃,工工整整,一如他方方正正的為人。我上初二后,父親開始教我寫春聯了,不過他只讓我給自己家里寫,貼在自家的大門上。村里人都講我爸爸的字寫得好,這我承認,我們兄妹到現在也沒有一個人的字能趕上他,就是我那個當過老師的弟弟也不如。

    過年放鞭炮也是爸爸的事,過個年是要放很多次爆竹的。我爸爸逢年過節喜歡買很多爆竹來放,他說這樣熱鬧喜慶,才像個過年的樣子。我印象深的是三十晚上的“封財門”(不使家里財物流出)和初一清晨的“開財門”(開門迎接財神),都是要放長串的爆竹的,因為我是家中長子,我長到十四、五歲,父親就帶著我參加這個儀式。開財門是很有講究的,一是要早,最好是村里第一家,二是要看皇歷選準方,看新的一年哪個方向得利,就在開門前先朝那個方向打躬作揖,拜上幾拜,然后噼啪噼啪放上一長串的鞭炮后,再打開大門恭迎財神。究竟怎么看皇歷、選方,我還沒搞清楚,就參軍入伍了,這套東西我獨自成家后從未操作過,所以財神爺也一直沒有來眷顧我,當然,這是玩笑話。

老家過年時,那濃濃人情味的景象深深地嵌入我的腦海中。小時候,父親出門拜年,都會帶著我和弟弟。給親戚拜年,必把自家炸得最好吃的果子包成紅紙包帶上送他們分享,到親戚家就跟親戚們圍著火盆,親親熱熱地促膝聊天喝茶,問年景如何,收成怎樣,問一家老小可平安,然后祝福親戚們新年好運,身體好,收成好,諸事順利。為了培養“接班人”,我上初中后,有些輩分和年紀比我父親小的親戚,他并不年年親往,而是對我們說“你們長大了,該自己去給長輩們拜年了,不要我帶了。

無論父親是否親往,親戚們也依舊有好菜好飯招待,有好言好語慰留,總要我們在那里多玩幾天,親戚們的熱情好客,總使我的心里感覺暖暖的。親戚們來我家拜年也一樣,好久沒有見到,大人們一見面就有說不完的話,敘不完的,都是噓寒問暖的,那股親熱勁令我至今難忘。龍田姑父來家里拜年,除了帶油炸果子,年景好的時候還要帶上一袋自家那顆老樹上采下來的好吃的甜橙和柚子,這是我們最高興的。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OK龐廣龍 對 感懷著那最 的評論
HAH哈哈……真的心思感懷…..
OK龐廣龍 對 七律 暮年 的評論
情感抒懷——心思敘說——OK..
OK龐廣龍 對 鄉村紀事- 的評論
閱讀——學習——致意..
OK龐廣龍 對 共同成才 的評論
閱讀——學習——致意..
左左木啊 對 老房子 的評論
贊..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皇冠博彩 快乐12胆拖价格表 浙江体彩6十1复式投注表 快乐十二分开奖结果查询 燕赵风采河北20选五 体育彩票怎么玩法介绍 黑金快乐8备用网址 宁夏11选五走势图规律 腾讯5分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