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我的愛喝酒的老科長

時間:2020-01-19   作者:遠山谷 錄入:遠山谷  瀏覽量:281 下載 入選文集

    久別的戰友聚會,總有敘不完的舊,說不完的話。

  昨天晚上,幾個獨立師宣傳科的老戰友,在“八一”飯莊小聚,大家就津津樂道于那早已逝去的喝酒的往事。十多年前,那是個極左的年代,是個物資極其匱乏,卻把精神的作用夸大到極致的年代。那時,我們大多還是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有的雖然成了家,也牛郎織女,天各一方。在野戰軍的軍營里,不管成家還是沒成家,我們都是一群“快樂的單身漢”,就連長我們十幾歲的老科長也不例外。

  不過,老科長畢竟與我們有些不同,家里鍋碗瓢盆、油鹽醬醋和煤油爐這些“后勤裝備”一應俱全。妻子每年來部隊探親,想做點好吃的可以自己開火做飯。想喝點酒,即便妻子不在身邊,他也可自己動手炒上幾個小菜。我們科長好酒,但我從沒見過他獨自豪飲,他總喜歡把我們這些單身漢找了去,大家在一起小酌。    記得有一年的一個仲夏夜,已經很晚了,不知科長怎么回事,突然他又想喝酒了,一個個敲門把我們單身漢叫了去,說是一起喝點酒。他找出一袋小竹筍干,泡了一半做了一個清水竹筍湯,隨后把僅剩的四個雞蛋和一截香腸炒了,又炸了一碟花生米,然后打開一瓶江西樟樹產的“四特”酒,大家在宿舍外的鵝卵石路面上,架起一個小圓桌就喝起來了。這么晚了科長動了喝酒的興致,而且一上來自己就先干了兩杯,這還是頭一回。大家怯怯地擔心科長心里是不是有啥事,但看上去老科長似乎健談如故,嬉笑如常,我們便放心地有滋有味地慢慢喝開了。那天晚上,喝到很晚。等到第二天科長跟部領導告假,我們才知道他家里事。“何以解憂,唯有杜康”,昨夜的“小酌”原是科長排遣他心中的煩悶和痛苦的一種方法。

  這種“小酌”,與今天的酒宴自然是無法相比,花生米當然沒有夏威夷果好吃,竹筍湯也不及雞湯滌海蚌美味,江西的“四特”酒更比不上“茅臺”、“五糧液”和“人頭馬”高檔。對于今天吃膩了肥甘的人們來說,酒桌上的香腸是無人問津的,可是在那個年代,有這樣的菜已經算是很“高級”的了,誰能找到一點香腸下酒,那已是“超級”的享受。那個時候,連買幾塊豆腐都憑票證供應,香腸可是難得一見的稀罕貨。這些好吃的香腸,是他妻子和孩子平時不舍得吃肉,把大半年的肉票積攢下來,等到冬天氣候冷了,把肉買回來剁碎,和上調料,自己動手灌制、曬干,并從老遠的湖州老家帶來給科長留下的,而科長每每拿出來讓我們一起分享。記得那晚上的小竹筍湯不夠喝,科長又把那半袋竹筍倒進鍋里,加上水,放上點鹽巴味精,讓大家喝了個夠。我敢說,如今的三鮮湯、龍鳳湯,什么湯也比不上那個晚上,我們科長做的小竹筍湯美味。如今,我們出入裝修豪華的酒樓宴飲,但沒有哪一次能比得上那個深夜,我們圍坐在科長身邊,在宿舍外的鵝卵石路面上的小酌,它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使我至今難忘。每有老戰友來榕,只要談起獨立師那段時間的生活,我就會想起那次仲夏夜的小酌,想起小竹筍湯,想起我們好酒的老科長。

  我們科長才思敏捷,文章很棒,字寫得既好又快。

  我們科長安心部隊,工作敬業,真可謂無私奉獻。

  科長有妻小家室,卻很少因為家中有什么事而告假或耽誤過工作,好像他的家永遠都是“萬事順意”,我也從沒有見過他郁悶憂愁過,情緒低落過,好像他還是“少年不知愁滋味”,除了工作,他總愛和我們這些嘴上沒毛的人樂在一起,或者在一塊小酌幾杯。

  其實,科長并非無憂無愁,也有他的困難和煩惱。他的漂亮賢淑的妻子是湖州一家國營絲織廠的擋車工,一天三班倒不說,她一個人還帶著孩子住在工廠的集體宿舍。想想吧,一個女人在這樣的條件下,又要帶孩子又要上夜班,這有多艱難,當丈夫的能不牽腸掛肚嗎?更令科長放心不下的是妻子消瘦孱弱的身體,由于長年累月站立工作,加上餐無定時,工作辛苦鬧了個胃下垂的毛病?崎L曾動員妻子調動隨軍,可妻子問他“兩邊的老人誰來照顧”?科長也想過自己早點轉業,可不等自己開口,領導上先給他打招呼,“你是共產黨員要服從部隊建設的需要!弊鳛楣伯a黨員的老科長,既然組織上發了話,部隊需要,國防建設需要,他還能說什么呢。

  就這樣,一個1951年入伍的老兵,結婚后一直過著夫妻兩地分居的生活。年復一年,一個南來,一個北往,好不容易積賺下來的幾個錢,科長說“都花在火車路上了”。因為妻子在湖州住的是工廠里照顧分配的集體宿舍,每次老科長回去和愛妻“牛郎織女”會時,都得到附近的小街上臨時租一間房子住。后來老科長到了福州軍區當上宣傳部副部長,再后來,福州與南京兩大軍區合并時,他到南京當了《戰友報》的社長。我借著公出的機會,曾去看過他一次,見老科長仍是孤身一人在南京,我問他何以還在做“牛郎織女”,不把老伴弄到南京來?他說老人前年剛走,如今自己也到“站”,就不去折騰了,“等退休了再回家團聚吧!

  老科長的夫妻團聚,來得可真不容易呀!他們結婚將近四十個春秋,但真正朝朝暮暮在一起的日子還不滿六年。即便在我們這一代人中,這樣長達幾十年的“牛郎織女”也不多見,而我的老科長幾乎一輩子都過著夫妻分居兩地的生活。那次我和他見面不到一年,老科長就到“站”了,因女兒在杭州工作,聽說倆夫妻最后把家安在了西子湖畔!吧倌攴蚱蘩蟻戆椤,我衷心祝愿這對分居了幾十年的夫妻,老來能夠相互依伴長相廝守。

  可是,夫妻倆剛剛團聚,新家甫定,不到三年時間,老科長就身患肝癌,不久就悄無聲息地離家人而去了。我是事后很久才知道這一噩耗的,那幾天,我的心就像灌了鉛似的沉重,我一想起老科長為了部隊建設的犧牲、奉獻精神,想起那次仲夏夜的小酌,想到老科長和他的妻子,本可以從此廝守在一起,過一個幸福的晚年,在杭州的家中貽兒弄孫,樂享天倫,而如今他卻早早地走了,心里就感覺十分難過。

 

 

                                       2005年8月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上一篇:冰箱壞了 下一篇:忘不了的饑餓滋味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左左木啊 對 老房子 的評論
贊..
左左木啊 對 歌舞 的評論
寫的真好..
艾娡 對 懷念高三 的評論
讀此文,也把我的思緒了拉回到..
天山雪林 對 驚鴻 的評論
寫的好!兄弟!..
OK龐廣龍 對 刻寫在心壁 的評論
OKOK真實心境……感懷心思..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福建31选7中几个有奖 新疆11选5论坛 体育彩票网站 河北风彩排列5开奖 证券公司给私募基金配资 12月13日股票分析 股票涨跌根据什么因素 加拿大快乐8最快开奖 中国体育彩票app怎么样1720 全国前10正规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