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散文 >> 內容
內容

一季花香

時間:2020-05-05   作者:梓耕 錄入:梓耕  瀏覽量:143 下載 入選文集

    世間花卉千般好,唯有紫塞花最香,說這話也頗有幾分私心吧。也許是“月是故鄉明”的緣由, 故鄉在我的心中,若一杯陳年老酒溫婉清純而綿長。早春時節當料峭春寒的余威猶在,山間的萬物已經開始積蓄著水分,積攢著力量,等待春雨的滋潤,春風的輕喚,她們才粉面含春光鮮示人!耙换ê鱿茸,百花皆后春”,你追我趕的次第開放。

   “獨坐敬亭山,相看兩不厭”,人與花亦是如此。人處花間兩情相悅,花以嬌艷芬芳示人,人則借花怡情,一個心靈盛開花朵的人,他的舉手投足就會流露出宛如花朵的自然與純真,謙謙君子之風儼然矣。如此說來人亦如花,花亦如人。這個季節我唯恐辜負了花兒久違的心事,負了那抹泛著鵝黃的新綠一紙相約,負了一個季節慷慨的饋贈,迫不及待的擁抱這一切的一切。故鄉的花林林總總,各盡妖嬈獨具風韻。桃花的含情,杜鵑花的熾烈,梨花的素雅,丁香的憂郁,山櫻桃花的嬌羞-----不一而足,而我最中意的莫過于杏花了。杏花大抵開在四月中上旬,長城以北燕山余脈,內蒙古高原南端接壩地區,特殊的地理位置注定了花期的遲后,“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素有“皇家園林”“清朝第二個政治中心”之稱的承德,又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山杏生產基地,也因此成就了享譽國內外的飲料品牌杏仁露“露露”。我在想如果評選地方名花,那么杏花當之無愧的成為塞外城承德的“市花”“縣花”或者是“村花”了。

    你看山野的杏花輕啟朱唇將舒未舒,村落的杏花已是肆意鋪開燦然綻放。一朵花芬芳了春夢,一樹花引來了蜜蜂,一坡花激發了詩情。一樹杏花一樹詩,坡坡嶺嶺恰此時。肥胖的蜜蜂伏在花蕊中采蜜,蝴蝶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在花間翩飛,樹下是衣著鮮艷稀稀落落的賞花人。自然的杏樹星羅棋布,人工栽植的依山環繞排列整齊,山山嶺嶺溝溝岔岔,浸潤在花香之中,一條無形的香氣的河流在流淌漫延,飄忽在你的發梢間,充盈在你的衣袖里。走上山巔放眼四野,目之所及那是一片白色的海洋,那又何嘗不是飄動在小村上空一朵朵碩大的白色的祥云,屁護著故鄉一代與一代勤勞善良的民眾!安烀,柳依依,孤村芳草遠,斜日杏花飛”。故鄉的土地沒有平原的沃野千里,卻有著山區的隨意和自然。房前屋后,山脊坡根,.河邊溝沿.,哪里有土地哪里就有杏花。這些土地形狀各異大小不一,凡是可以撒播種子的地方,都被鄉親們發揮到極致。哪怕蒼天刻薄到顆粒無收,貧瘠的土地上生長的二三尺高的秸稈,也可以讓毫無奢望的牲口嚼上幾口,這對鄉親們又何嘗不是一種慰藉。老父親掛在嘴邊上的一句話“莊稼不收年年種種”,我這樣理解種地是我的天職,而收獲多少不是我能所管的事了。有的地塊那愣是從山神手里扣出來的,那是一幅掛在半山的真是的圖畫,四周是一到兩人多高的茂密的林子,一條彎彎曲曲向遠方延伸的羊腸小道,一方依山就勢開辟出來的土地,三三兩兩的在田間勞作的人們。扶犁的播種的牽牲口的,演繹著千百年來這個季節不可或缺的生活情景。土地的名字直白而通俗,“五天地”“南陰坡”“二道洼”“蘿卜溝”“張家墳”-----這一個個文化符號積淀在一代又一代父老鄉親的血脈里,縹緲在歷史的塵煙中。勞動間隙,老人們稱作“歇頭歇”,種田的老把式拿出旱煙,把煙絲放在銅煙袋鍋里,哧啦一下點燃煙絲,銜煙袋的嘴狠命的吧嗒吧嗒吸上幾口,然后長長的吐出一口煙霧,小半天的勞累頓時消除了一半。耕牛倒臥在地上,張大鼻孔喘著粗氣,雙眼似睜非睜,嘴里在不停的咀嚼著。牽牛抑或是撒播種子的村姑順手折下一枝杏花,輕輕地翕動鼻翼,醉了人醉了山,也醉了整個季節!罢驹谏掀虏幌佣浮鄙谒归L于斯的他們注定把生命托付給了腳下的這片熱土。

    讓人欣慰的是在時代的大潮中,家鄉的山山水水也在發生著這樣或那樣的變化。還是早春杏花尚未開放時節,我祭祖回鄉看到一幢明亮寬敞的房屋拔地而起,一打聽原來是我兒時發小“栓子”在政府危房改造資金扶助下建起的新家。從年輕開始游手好閑好吃懶做到現在終于結束了居無定所的生活。西院的張嬸身穿杏黃色馬甲,胳膊上戴著紅袖箍,成了護林防火人員,每年有八千元的不菲的收入。河東的大爺安排了公益崗每月五六百元的政府補助。幾天前老家的人給我打電話,問我們家那幾間將要易主的老屋要不要建廁所,政府無償的為每個農戶建造一個標準的農家廁所,這也是今年政府惠民政策的一項舉措。本家嫂子打趣道:“過幾年你退休就回老家來住吧,這會都時興城里人來鄉村買房置地”,此話正中我懷,生我養我的故土哪有不回之理,我不加思索的慨然應允。嫂子的話更勾起了我絲絲縷縷的思鄉情結,“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少小離鄉老屋的一草一木歷歷在目,最入眼的莫過于屋旁的一顆老柳樹了,需要兩個人合圍的經年老柳,它的干裂的老樹皮里藏滿了童年的往事,每一個芽包里都有一個不為人知的夢幻,左鄰右舍的喜怒哀樂都銘刻在它的記憶里。我曾經和母親說他就是家鄉的柳樹底下廣播站,母親還是很認可的。

    花開花謝,流年易逝。倦鳥歸巢,炊煙裊裊。老樹下祖母那暖心的悠長的呼喊一晃飄過的四十多年。但我分明感覺就是在昨天。也是在老柳下,祖母目送我背起行囊遠行讀書,那也是仲春時節,祖母那張望的瞬間已經成為一種永恒,和祖母揮揮手匆匆前行,似乎又感覺到有一種無形的手在牢牢地牽扯著我欲走不能,欲停不忍!皻q歲春來發,菁菁好物華,依依牽素手,游子常思家”五年前祖母以九十四歲高齡謝世,五載光陰每每吟詠自己思親思鄉的小詩不能自已,有多少歲月可以重來,有多少真情可以等待!失落無奈悵然充盈心中揮之不去如影隨形。

    一季花開驚醒了多少春夢!

    一季花落又帶走了多少不舍!

    惟愿我生命中的杏花常開不!

2020.5暮春時節

 

李向鋒  男55歲河北豐寧一名中學語文教師,豐寧滿族自治縣作家協會會員。數十年勤于筆耕,流連于山光水色,徜徉于文字之間,耕耘心田數畝,三味書屋秉燭。有百余篇詩歌散文,通訊報道見諸于國家省市級報紙詩刊雜志。

作者簡介:李向鋒男55歲河北豐寧滿族自治縣鳳山中學一名中學語文教師,豐寧滿族自治縣作家協會會員。數十年勤于筆耕,流連于山光水色,徜徉于文字之間。耕耘心田數畝,三味書屋秉燭。思想的清泉奔騰于筆尖,宣泄在紙端。有百余篇詩歌散文,通訊報道見諸于國家省市級報紙詩刊雜志。自己的練筆以及指導的學生的習作多篇在全國性作文刊物《作文》發表。愛攝影,喜運動。閑暇之余熱心于公益事業,傾情于老兵,寒門學子,殘障人士,數年來協調社會資源,為特殊群體竭盡綿薄之力。愿以自己的星星之火點燃他人心之燈塔。qq1452731202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左左木啊 對 老房子 的評論
贊..
左左木啊 對 歌舞 的評論
寫的真好..
艾娡 對 懷念高三 的評論
讀此文,也把我的思緒了拉回到..
天山雪林 對 驚鴻 的評論
寫的好!兄弟!..
OK龐廣龍 對 刻寫在心壁 的評論
OKOK真實心境……感懷心思..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加拿大快乐8和值 极速快三官网手机平台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股票开户那个好 盈股在线配资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 河北11选五一定牛遗漏数据 广西11选5app 三分彩是正规的吗 香港旺旺论坛免费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