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華東情緣六十五

時間:2020-05-10   作者:想你 錄入:想你 文集:華東情緣 瀏覽量:121 下載 入選文集
六十五醒悟
  有緣相會,無緣別離,緣起緣滅,緣聚緣散,一切都是天意。
  本來不想帶文君來,不得已,人家也是軍區大院人,她帶路,確實省去很多麻煩。
  大院外有站崗,又要介紹信,就是院區人也要通行證,不得已,請尊大神鎮場子,不,里面小人物也有話言權。
  來吧!你就低凋點,不要你是本院人,走到別人家,該不問,不該說就不要說,免得弄得人家很尷尬,不好收場。
  華東一時無語,也無奈,以后,老戰友跟父母見了面。
  萬一,對你不滿,說得你一無十處,口無遮攔,父母這關過不了,他們一但反對,那該怎么辦?
  如果真是這樣,那才是小妖做怪,難以回天。
  從小,家里教育在小鎮是出了名,而華東孝順,在小鎮也是數一數二。
  不是有句老話叫做:“言為本、孝當先!
  想到這,心里悚然,難以接受,怕失去所愛。
  偷偷地扯了一下文君衣角,輕聲說:“還不明白,這不是添亂嘛!”
  文君若無其事樣子,令華東不滿,也很不安,怪她口無遮攔卻又無可奈何。
  “阿姨,能參觀一下你們房間,可以嗎?他說他家比這里更大……”文君忙避開話題,沒有理會,用眼神告訴華東,心說:“就添亂,不告訴你為什么?”
  “好,我帶你去,你們談……”老師笑容有種親切,又有種責怪眼神:“哈哈,小妖女,在這大院是出了名刁鉆、任性,誰敢惹,走!
  華東才猛然醒悟,同一大院中人,哪里有不認識之理,何況大名頂頂,杞人憂天。
  客廳里,就剩下李叔和華東,四眼相對,頓覺無聊。
  茶幾上,飄散著茉莉花茶,濃濃香茗,華東親手做家鄉小吃,飄逸散野味。
  “東兒,不簡單!”李叔打破沉默,首先發言。
  毫不客氣用手抓著小吃,張口就吃,意味深濃。
  吃了起來,吃得亳無風度可言,嘴里還有粗狂有“砸吧”聲,發出響聲同時,還沒忘記夸獎:“野兔做成小吃,更有味。小子,不簡單!
  “哦!李叔吃出來是野兔味!闭f著心里想著:“還好,自己擔心很多余,父親可能只是提了下禮物而己!
  沒有過多在意,居然還得到夸獎,看來一切順利,請回頭笛指日可望,了卻心愿。
  轉念又一想:“也是,長期在野外經歷過,吃不出來野味誰也不相信,自己說明,也算一種真誠!
  “這是苗家秘配,腌制而成,比起我媽,差遠了!
  “去過苗寨!崩钍逑肫鹉贻p時也去過,不由說:“怪不得有股,酸酸甜甜味道!
  “會下棋嗎?”李叔問,見華東點頭。
  忙走向里屋,拿出正方形木制,精致盒子,上面鳳凰飛天圖案:“認識吧!”
  李叔把盒子放在茶幾上,掏出一把銀色鑰匙,打開盒蓋。
  “銀鎖,我家……”華東小聲叫了出來。
  李叔沒有理會,又見一層綢緞,輕輕掀開,見一層做成十六格圓形格子,用厚厚緞面上下隔開墊著,剛好放下十六顆,棋子黑、白,上面紅字楷書方方正正,飄逸流暢。
  “瓷器象棋,我家也有一副,聽我媽說,她年輕時做過,共二副。一副送了我爸……”華東拿出一子,看了一會,大小、厚度、字體一致,眼睛一亮,看著說:“這副是我爸,送給了你,對吧!”
  “對,那還是我們分手時,他送給我!崩钍迥贸銎遄,打開棋盤,棋盤中間厚緞面,一一擺上說:“來,殺一盤,每當我看著時,就想起跟你爸在一起日子,真想!也真沒想到,能與他兒子搏擊,來!
  “銀鎖配鳳凰,對奕黑與白。
  世界分楚漢,漢界是我家!
  華東朗朗念出,字腔清脆、圓滑、小心翼翼擺著棋子,童年回憶,浮現眼前。
  在小鎮,同伴們在一起,開始看棋、學棋、品棋。
  漸漸長大,有人進鎮文化站,當起棋手,還有人在市里拿過名次,甚至去省里也拿過到冠軍,當上了教練,真是羨慕。
  “風云驟雨起,戰鼓驚雷嗚。
   鋼槍呈豪強,犯我彊土亡!
  “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這是戰場規律,說得好!崩钍迓犞澷p,另眼相看。
  看李叔下棋樣子,沒多久中盤見衰,被華東逼上絕路。
  一老一小在茶幾上擺開戰場,老者不停叫喊,小哥說著話,棋上己見分曉。
  小哥當然是華東,老者自然是李叔,兩人都在笑,心在想。
  華東終于舒展一口氣,心說:“局識己明,看你怎么嬴!
  心里牽掛著文君,不停聽著,最初里面還有聲音,下棋專注時,又覺得李叔不是對手,就在東張西望,牽掛文君她們在里間動靜……
  “怎么給晚輩下棋,我們在房里就聽見有人大喊大叫,還悔棋;棋藝不行早認輸,這樣下,要下得猴年馬月!碧评蠋熢捳Z傳入華東耳里,抬頭一看,呆坐當場。
  華東見一個穿著,與他第一次相撞一樣女孩,現身華東眼前。
  女孩走出,那海軍服印入眼簾,驚訝站起,揉了揉眼睛,簡直不敢相信,怕是幻覺。
  不敢相信,也不會忘記那個女孩,現在卻在華東面前,恰似天女下凡……頭輕輕一晃,一片混亂,凝似夢里。
  女孩笑著走來,仿佛從沒見過,又覺面熟,不敢相問。
  “你,你……”原本想借參觀住房,文君會把身上沾染油漬去掉,耽誤一些時間正常,又與李叔楚河漢界,對弈撕殺,血流成河,眼看擒王在即,卻……
  不想換了衣,化了裝,像變了個人似,粉墨登場……
  “你,你什么你?不認識了……”文君雙眼圓睜,單鳳眼睛,更顯嫵媚,臉上笑容,始終未變。
  “哦?!對了,見你們下棋,想著一事……”唐老師說著上次學校組織象棋比賽,語重心長,心里惋惜。
  華東明白,由于自己一時心軟,失去了一次奪冠機會。
  原來,第三、四名勝負已定,時,見對手雙身發抖,汗珠滾落。
  很同情,就放了一馬,讓他重來,悔了一步,結果,他贏了。
  “你知道這叫什么嗎?心慈手軟。我說話重了些,但在戰場上,那是致命一擊!”李叔說:“糊涂!不知有句話聽過沒有,叫做趁他病,要他命!
  “后來,發覺這是我最致命弱點!比A東聽后也反思道。
  “好了,下不為例!崩钍逭酒饋,認輸直說:“東兒,下棋好比戰場,心要狠……”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OK龐廣龍 對 感懷著那最 的評論
HAH哈哈……真的心思感懷…..
OK龐廣龍 對 七律 暮年 的評論
情感抒懷——心思敘說——OK..
OK龐廣龍 對 鄉村紀事- 的評論
閱讀——學習——致意..
OK龐廣龍 對 共同成才 的評論
閱讀——學習——致意..
左左木啊 對 老房子 的評論
贊..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时时乐自助沙拉多少钱 pk10永久可用出号公式 内蒙古快3开奖查询 临汾期货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秒速赛车开奖预测号码 北京赛车app开奖下载 北京时时彩走势图 甘肃11选五号码走势图 佳永配资app官网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