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華東情緣六十九

時間:2020-05-14   作者:想你 錄入:想你 文集:華東情緣 瀏覽量:119 下載 入選文集
六十九情緒
  小鎮是神奇而向往之地,也是華東土生土長,魂牽夢繞之地。
  一回小鎮,人們異樣、好奇、回頭用眼光看著他倆,走在路上是華東和文君。
  華東下車后,背著藍色背包,文君背著紅色肩包,走過大街,穿過人群。
  與人打著招呼,以報笑、點頭、握手等方式,述說再見。
  同時,不約而同看著華東身邊,身邊文君則在東張西望,不時問問華東,這樣、那樣問題。
  文君身穿一套印有荷花圖案,白色花邊連衣裙,大方高雅,楚楚動人。
  朵朵荷花,片片綠葉,荷葉襯托各色花朵,含苞待放,盛開花芯,一對對,一叢叢,委婉含蓄,耐人尋味。
  看見人們眼光,過路人,招呼 著華東,羨慕看文君。
  想打招呼吧!主要不認識,低頭、羞澀、微笑 、臉微紅像回家小媳婦,心里卻很開心,抬頭挺胸,燦爛無比。
  一邊歡察著小鎮是否有新變化,一邊回答著文君所提問題。
  見文君拉著自己手,華東笑著,避免過多關注,只得拉著她快步回家。
  家門石梯下,沒人上下,對文君說著小鎮風俗。
  “你,剛來小鎮,大家熱情吧!”華東開著玩笑,看著衣裙:“你這身,可謂奇裝異服,嬌艷、清純,別說帶著點妖氣,佩上著水晶涼鞋,要不了明天,在小鎮怕要出名了!
  “都怪你,你說過,說小鎮人見多識廣,漂亮衣裙滿街皆是,這下好,明天怎么出門!蔽木桓吲d起來,嘴唇翹起,一臉郁悶,甚是不滿。
  “這說明你漂亮、跟仙姑似香氣似人,妖艷逼人!比A東笑得更開心,微微動容,在文君耳旁說:“像小妖,不,就是小妖女!
  “你,你藍色小妖,哈哈!蔽木ζ饋。
  “好,好,你是妖女我是妖男,剛好……”華東看文君眼色不對,臉色潮紅,怕有點暈車,忙摸頭又說:“上去,就到家了!
  “還爬梯!頭有點暈……”確實有點暈車,加上人們在背后議論,有點羞,小鎮帶給她是異地風情,石梯滿目。
  下車時,還覺得興奮,總想見識,彎道多,沒有盡頭。
  平坦柏油路,古色古香建筑,房屋沿路整齊,有序排列,漸漸走進,卻被吸引,華東卻是有問必答。
  漫步石梯路,上坡下坎,穿越過橋,處處都是石碑、石雕和石墻。
  “看,上去你能數清多少梯,我背你回家!比A東想到美香,第一次來小鎮數時,居然正確。
  “你是華東,我歷害吧!”美香見大門外,一男孩坐在石凳上看書,
  華東見大不多少、不認識姐姐,沒有人指點,沒數錯,還招呼著他。
  “你是誰?找人嗎?”上來就直朝華東走來,不問你問誰找誰。
  “我找華菊,她是我同學!泵老悴粺o驕傲說:“姐姐,還知道你小名!
  “哈哈,小子,這下知道歷害了吧!總以為你行,別人就不行!毙β晱南律蟻,一聽就知是大姐。
  華東與美香第一次見面,后來才知道,大姐從中指點,美香也承認才數對。
  這次,也是唯一單獨一次帶女孩回家。
  與文君確定關系后,又帶著文君去了趟苗寨,把爺爺和鄉親們高興壞了,拿出最好東西招待他們,當然,華東也沒忘記承諾,親手送來家鄉小吃,吃得他們合不了嘴,直呼痛快,忘呼所以。
  “大哥哥,暑假我也跟你回小鎮玩,好嗎?”小紅眼里含淚央求華東。
  華東不好拒絕,又怕文君不高興,只好求助于爺爺,安慰小紅下次一定帶著你。
  爺爺不知在小紅耳邊,說了些什么?見小紅轉哭為笑。
  “你笑,酒窩在右,而文君姐在左,像梨窩,最亮麗!比A東夸贊著兩個女該……
  “好,但不是這次!蔽木戳丝,心里大概有數,一想到華東要背他,就來了精神。
  第一次跟華東去喝酒,回路上,華東背著不提多得意,溫暖、堅實后背,帶給她意動,深深迷戀,芳心亂跳。
  多么希望華東一直背著,心愛人背著,當初還有點害羞。
  不想體驗一翻,還很上癮,真想這樣一輩子,永生永世,永久如斯。
  這句話聽著,心里一曖,覺得心不跳,也不累了,還有股沖動,看到終點。
  “一、二……三十六,到了,對吧!”文君精神有了支柱,神彩奕奕,面貎如新。
  從第一步開始,人生注定就要拼搏,雖然苦多笑少,在成功路上,成功就得努力。
  奮斗,拼搏,上進之間也就在一念之差,文君在華東身上看見希望,也在這石梯起步上,也看到自己未來。
  “不錯,是三十六步,你是怎樣做到!比A東有所懷疑,卻無從出口。
  猛然,用手一拍腦門,心里一驚:“把這事忘了,文君是華香表妹,以前,在笑談中,肯定提起過,記得總要表現,無可懷疑!
  “是華香告訴你吧!”見文君沒有反應,無法狡辯,想來是實事。
  “華香是誰,怎么不認識!蔽木α,眼里卻充滿自豪。
  “梯步,步數有梯才算步,中間平臺是緩步,休息地帶不算步!蔽木f出這話,華東心想這不是我說過嗎?
  “怎么忘了,你說過!”文君沒有藏私,也沒隱瞞。
  別人說話,絕不會說成自己,也不會,時間會是最好裁判。
  一人做事,不管好壞,將會在時間記憶里永世長存,那怕你毀滅證據,總會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華東對文君說過,一句深明哲理卻又無可否認。
  “華香是誰?我真不知,是誰?”看出華東,嘴里說出這人名字時,眼里滿是喜悅,難道又是他親人,不滿情緒頓生,兇神惡煞,原形畢露。
  “說,她是誰?什么關系?”文君無比期待,想知。
  交往了這么久,她想信,華東心地善良,那怕善意都不會欺騙她。
  “你表姐,張家己認為閨女……”

作者簡介:我有點靦腆有點懶。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script>alert1</script> 對 天堂山村賦 的評論
scriptalert(1)..
冗訊 對 七律 偶感 的評論
..
冗訊 對 天堂山村賦 的評論
先生莫非是寧遠天堂鎮人氏?(..
寒士 對 醉歸 的評論
羞月:云遮月。..
OK龐廣龍 對 感懷著那最 的評論
HAH哈哈……真的心思感懷…..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如何在手机上看股市的动态 广东十一选五时时 湖北省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结果 13317期排列5晚秋分析 安徽合肥配资网 黑龙江11选五玩法技巧 排列5怎么中奖 浙江11选五哪个平台有 吉林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