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無釋無非(一八)

時間:2020-05-20   作者:羽佳一鳴 錄入:羽佳一鳴  瀏覽量:139 下載 入選文集

農歷三月十八,早上校園里就在默默醞釀著一種特殊氣氛。小興剛進班級后門,高玉林就一把拉住他,問他去不去趕會、打算什么時候走、請假還是逃學。他當然不會逃學了,因為蔣蕓幫劉紅梅管紀律,他不會讓她難做。不過他已經和她、大志、賈紅玉、王東瑛商量好了,中午放學寫請假條。兩個人聊了一會兒她和袁小玲也到了,四個人擠在一起猜測今天會有多少人請假、多少人逃學。

第三節課班主任劉老師的代數課,講完公式后他直接布置家庭作業,完了看著大家問:“今個兒下午有一節體育課,是不是有人想請假?

“有!”“想!”“感覺有點發燒。”“……”很多同學舉手表達想法,沒舉手的也在四下里觀望。

“不要想了,今個兒不讓請假!眲⒗蠋熉曇艉艽。同學們瞬間蔫了,有的唉聲嘆氣,有的竊竊私語。劉老師忽然笑了笑說,“倘為今個兒下午放假。

“嘩”同學們哄然興奮起來,知道老師故意逗的,大家都敢笑了。立刻有人著手收拾書包,還有人激動的拍桌子。

“哎!哎!哎!”劉老師立刻指了指下面喊聲大的人,“丑話先說前頭,趕會可以,隨便吃,隨便逛,隨便玩兒,不許惹事兒!誰要是影響學校名譽了,明個兒嚴重處分!記大過!叫家長!”看大家平靜一些又說,“要文明出行,安全第一,不要讓家長和老師操心,就這吧!闭f完換成一副笑臉下講臺,悠然的往外走。身后立馬又哄鬧起來,嘰嘰嘎嘎活脫蛤蟆坑。

幾分鐘后的下課鈴特別響亮,小興急忙跑出去打算問大志班里放假沒有,被院子里的壯觀場面驚住。同學們從各班涌出來,走道里黑壓壓一片。人流在教學樓前面形成個大三角形,從樓中間順石子路到大門口是底邊,從教學樓到車棚再到大門口是兩條斜邊。哇,劉老師的半舊摩托車已經駛出大門,順人流向西駛去,車后座是他妻子李老師。難怪他在班上那么高興,原來他兩口子也去趕會。

小興他們五個出來大門,自然的向西走,因為大流就是這個方向。似乎全校,不,全鎮的人都往丁白廟村的方向走,不用擔心迷路,順著大流準能找到地方。距離丁白廟村東口至少還有二里就能感覺到熱鬧氣氛,路空場地、田間小路放滿架子車、自行車,還有牲口。再往前就是會場,路上的人開始擁擠了。兩邊是一個挨一個大小攤子,最外面是農具,往里走是日用品、布匹、絲織品、新奇玩兒意,各種小吃攤、臨時飯館夾雜其中。

他們先買些米花兒糕、芝麻糖之類的,邊吃邊順人流走。不用自己費力,想往西走就站在北半邊,人流推著你走,雙腳離地也不會摔倒,想往東走了再到南半邊也是一樣。大志要找麗霞家,等人流變緩了出來就已經在村西頭。到了背街大志剛想找人問哪是三道街,一抬頭看到麗霞在不遠處小木門外面,高興地跑過去。

麗霞看到大志也面帶淺笑,看到后面幾個人不由得怔了一下,等他到跟前才幽幽地說:“咋還帶人兒咧?”

“咋啦?你也沒說不讓帶?”大志也有點意外。

“沒咋,只有兩張票。”麗霞晃了晃握著的右手。

“那咋辦?”大志心里冒出一種久違的欣喜,轉瞬間被隨之而來的茫然包圍,“你下回再叫弄啥,就一個人。

麗霞勉強一笑,扭頭看了看說:“下回哩事兒下回再說,恁幾個在這等,去看看能再弄幾張不。”說完轉身向東走,約二十幾米拐進南邊的巷子。

小興他們和大志有段距離,看大志跑過去和麗霞說話就有點不痛快,見她幾句又走更不明白。小跑著到跟前問:“她咋啦?說了個啥又走了?”三個女生也到了跟前,同樣不解地眼神看著大志。

“她不知道恁幾個來,只有兩張票,又去想辦法兒了!贝笾疚醇铀妓。

“哦,啥票?”小興聽大志沒隱瞞的意思,心里順暢好多。

“恁倆約會兒咧?那叫弄啥?氣撐人是吧?賈紅玉卻不是這么想的,在他剛看見漂亮女孩兒跑過來時就已經開始慪火了。

“沒啊,又不知道她有票。”大志聽出她話里有火藥味兒,但他不知道麗霞有票、用票來做什么,更沒想過跟誰約會。

“那你咋知道到這找她?賈紅玉不相信。

“她叫來哩啊。”大志隨口說,接著看向其他人。

賈紅玉你鬧啥咧?俺弟可不是人,麗霞是俺倆哩姐啊。”小興一直擔心賈紅玉的爆脾氣。

蔣蕓也拉拉賈紅玉低聲說:“你弄啥咧?讓旁人看見多不好?他又沒說不帶咱一塊兒!彼@才緩和一些,又湊近大志深情地看著他,“不管,反正你要別哩人好就不中!不許!

——”大志不知道怎么回應她,甚至不敢直視她的眼睛,無奈地走向旁邊。這件事長久以來就像他心里的一根芒刺,只要一天不取出來總是隱隱作痛,取的過程有可能會更痛。

不大一會兒,麗霞回來了,站在巷口朝他們擺手。幾個人過去后跟著她橫穿過正街的人流,順對面巷子走到頭向西拐彎,來到一個巨型的帆布包跟前。有個四十歲左右穿西服白襯衣打紅領的男人在帆布包門口站著,看他們過來走守門的人說兩句什么,守門的看著麗霞往里面指了指。麗霞淡然一笑,帶他們進去,坐在左邊一排排環形木凳上。周圍已經坐了不少人,還有人陸續的進來。這是個半徑六七十米的環形場,中間有個撐到頂的鐵柱子,周邊有小柱子,大柱子和周邊的小支柱之間橫七豎八用鋼絲連,外面蒙著帆布。表演場地就是大柱子周圍半徑十米的地方,用鐵絲網與外面觀眾席隔開。

大喇叭開始響了,介紹表演項目攬客,里面的人越來愈多。蔣蕓賈紅玉和小興中間,跟他們講她看過的一次雜技表演,跟喇叭里介紹的內容有點類似。王東瑛在賈紅玉左邊,旁邊是麗霞和大志,剛進來總是隨著賈紅玉的目光看向大志,表演快開始就把注意力集中在場中間。

表演還沒開始大志的肚子就咕嚕嚕叫了,麗霞說看完雜技帶他去東街吃涼粉兒,她知道有家超好。他點頭同意,卻不自覺瞄一眼賈紅玉。她把嘴巴湊到他耳邊小聲說:“一會兒散場了人可亂,你說——咱要不要提前點兒出場,撇開他們?”溫溫的氣息甜甜的聲音在耳邊特舒服,大志不由得點點頭,接著手被她抓住握了一下又松開,他感覺心臟怦怦狂跳。

場中間的大燈忽然亮了,喇叭里的音樂戛然而止。接著從后面出來幾個奇裝異服的人,仔細看其中還有外國人。幾句簡單的開場白,表演開始。第一場是轉盤子,表演兩只手加上嘴巴操控著七個快速旋轉的盤子,迎來觀眾們熱烈的掌聲。這時候再看,木凳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坐滿人。接著是狗鉆火圈、猴子拉車、鸚鵡做算術、訓獅子、馬術表演、孔雀開屏。還有些叫不上名字的節目,個個精彩,最讓人瞠目結舌的是走鋼絲和空中飛人,掌聲久久不停。

當所有表演者出來謝幕,音樂變了,人們陸續起身往外走。這時候愈發顯得人多,而且越往門口越擠,年輕人的抱怨聲和婦女叫孩子的聲音顯得更亂。小興在幾個人最前面,等擠出人流已經距離帆布包十幾米,后面還有人往前推著他們。他趕忙走到旁邊的莊稼地,身后是幾乎要把他衣領拉扯的蔣蕓,再后面是賈紅玉和王東瑛。大志和麗霞不見了,蔣蕓和王東瑛提議到遠一點的村口等,賈紅玉不干,幾人只好在地里看。漸漸的人少了,稀散的十幾個人后面再沒人出來,守門的又開始張羅下一場演出。

小興焦慮的跑回去,守門的說里面已經清場。蔣蕓問小興怎么找大志,王東瑛說大志可能先出來,搞不好正到處找他們呢。賈紅玉最著急,嘟嘟囔囔埋怨著,眼睛四下里看。小興也是沒經驗、沒主意,幾個人一商量只好先到最初看見麗霞的地方,實在不行也只能放棄了,他們明白要在擁擠的正街找人根本沒希望。

四人在那條街站了好一會兒,既沒見到大志也沒見到麗霞。蔣蕓說干脆先逛吧,大志找不著他們肯定自己回家,王東瑛同意。小興雖然不情愿,也沒別的辦法,帶著她們往正街走,肚子早餓了,得先買些吃的。賈紅玉不干,就站在原地等了很久很久。眼看著太陽西斜了,她得口干舌燥眼睛也幾乎要冒火,只好主街買個,邊吃邊去他們放車的地方。

位于街道中間偏東路北邊的那家涼粉兒確實好吃,雖然看起來與一般綠豆涼粉沒區別,調料也是芥末醬、白醋、鹽、香油、辣椒,但口感真的不同。以至于連汁都要喝完,大志仍然不過癮。麗霞已經站起來,他才用手抹抹嘴,看看旁邊潮水似得人群想起小興他們說不定還在找他,強烈的愧疚感侵襲過來。他靠近麗霞說:“咱這有點兒不合適吧?小興肯定沒吃過這家涼粉兒。

“人忒多,還有好些好吃哩,都得花錢,是不是?得多錢花?”麗霞輕聲說,臉上帶著淺笑。

“哦,也是,我也沒帶。”大志趕緊附和,心里仍有些淡淡的不安。畢竟他不是貪吃的人,不能理所當然的把一涼粉當成甩掉他們的理由。

“咯咯,沒事兒,哩錢夠咱倆花。”麗霞又是嫣然一笑,拉著他的胳膊擠進人群。

兩人一會兒順人流在南邊逛,一會兒換到逆流的北邊。那些琳瑯滿目的商品麗霞都見過,仍然興致勃勃地跟大志講,對于那些女孩的紗巾頭花類的飾品肯定要靠近仔細看會兒。大志心里起初有點抵觸,尤其是不希望她對他太好?蓻]過多大時間,就沉浸在由心而發的愉悅之中,她的笑都那么貼切那么自然,使他心里特別舒服。

擠累了就坐在小吃攤后面歇會兒,吃點棗泥柿子餅、豌豆餡、麻葉、馓子,喝杯糖精味很重的廉價果汁。緩過勁兒再擠進人群,逛得滿頭大汗仍興致不減。東街逛差不多就從巷子出來,繞個小半圈來到賣涼粉的地方,向西面逛。

太陽開始變色時,兩人從一家燴面攤出來。麗霞看看腕上的電子表說:“五點了,該回學校了。

“哦,那你啥時候再回來?”大志認為這是句客氣話,說出來又覺得有點舍不得的意思,急忙補充,哩意思是你啥時候去恁姨家?把今個兒花哩錢還給你。

“看你傻哩,在乎錢就不會給你花,是恁姐,分怎清弄啥?”麗霞說,眼角眉梢掛著淺笑。

“哦!贝笾靖杏X她的話里有難以抗拒的命令,不由得把頭低下來。

“就這吧,該走了,你要還想逛就自己逛會兒。”麗霞說著用手將額角被汗濕的一縷頭發撩到耳際,卻沒急著走。

“那你啥時候——”大志忍不住又問。其實內心在極力掙扎,一刻都不想跟她分開,他也知道不該有這種念頭,甚至害怕。卻還是希望她給出個時間,即使不確切也是個盼頭。

再去俺姨家讓改妮兒給你說,中了吧?”麗霞打斷他低聲細語,又笑了。他感覺她的話帶著某種意思,似乎已經看透他的心事,不由得把頭壓的更低。耳朵又歡喜的接收她的聲音,“不想逛就回去吧,下回去給你帶好吃哩,大概得考完試。

知道了,也回家了。”大志弱弱的轉身,低著頭往前走。她卻在后面笑出聲來,是那種清脆悅耳還富有透射的笑。他愈加不舍了。剛進人群又聽見她喊:“哎,大志,你哩車不是在東地咧?”他趕忙抬起頭,情急之下居然走錯方向,不好意思的回頭看一眼。她還站在原地,臉上的笑還是那么清雅甜美。

回去的人流很順暢,他的步伐也比來時輕快,甚至小攤販的吆喝聲也溫柔許多。出人群后豁然開朗,微黃的陽光灑在臉上很暖,頭頂的天空很藍很干凈。大志忽然有種想唱歌的沖動,最想唱上次騎車載麗霞時她唱那首,但他不會,歌詞也記不?沙裁春媚,唱音樂老師教的又配不上現在的心情,想來想去胡亂哼哼起來,居然是大勇常哼唱的:“太陽當空照,花兒對我笑,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么背上小書包……”雖然唱的不怎么滴,也不能表達此時的心情,但他非常開心,這一點就夠了。所以他歡快的唱著、跳著,還真只出籠的小鳥。

順著公路拐進停車的空場里,他的歌聲戛然而止,心情也急轉直下。因為距離他十幾米的車子跟前賈紅玉正雙手掐腰瞪著他,盛怒的大眼珠幾乎要沖出框外。他迅速往四下里看看,只有賈紅玉一個人,和他挨著放的小興的車子已經不見。他只好硬著頭皮過去勉強笑了笑說:“你也叫擠散了?那——回家吧。

“擠散你個****咧!我專門兒在這兒等你個******!你個****咋怎沒良心咧?賈紅玉劈頭就罵,緊接著眼淚也出來了,情緒很激動。

大志最不喜歡也無奈她這一點——亂喊亂罵,走一些低聲勸:“小玉,你別邪嚄中不?又沒把你咋——”

就要邪嚄!你個******東西!撇開去跟人家玩兒,非得罵回來不中!你個******!缺德帶冒煙兒里***!憑啥……”賈紅玉非但不識勸,罵聲更大了。

“你要邪嚄就自個兒邪嚄吧,走啊!誰又沒把你咋著,咋就跟個瘋娘們兒似?”大志繞過她到車跟前開鎖,打算盡快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讓等大半晌,罵你幾句你還不高興咧?你憑啥?賈紅玉一個箭步過來抱住他,胳膊上的力氣比嘴里哭嚷的勁頭還要大,對你個**怎好,你憑啥撇下?你個******,非得讓罵回來不中……”

“你——”大志用力掙,居然掙不開她的環抱,又惱又氣扭頭瞪她,賈紅玉,你松開!不然再也不理你啦!

賈紅玉果然松開胳膊,卻又用手拉住他布衫袖子,嗚咽著說:松開,你不能走,你必須給我個說法兒,你那個妮兒到底咋回事兒!

說啥?咋回事兒?啥都沒。”大志感覺身子猛的一輕,扭頭看著她,“甭哭啦!再哭真走了!”他也只能嚇唬一下,僅僅她一只手拉著他也掙脫不了。

賈紅玉真的停住哭泣,用袖子擦了擦眼淚仍然瞪著他,水汪汪的大眼睛預示著隨時還會崩潰。“說!恁倆咋回事兒?是不是撇開談戀愛咧?

“談啥哩戀愛?她就是一個姐,跟小興他勤姐一樣哩,啥事兒都沒。”大志嘴里說著違心的話心里特別難受,想伸手給自己兩個嘴巴卻又沒有勇氣。又想盡快避開她就輕輕抖一下袖子,她的手抓的比他想象中要緊得多。

“糊弄人!你當傻是不是?你哩小說里元麗霞都是女主角,當不知道是不是?賈紅玉看過他的小說,今天之前只是覺得他有才,沒想到今天真有個叫麗霞的女孩兒,而且非常漂亮,她的氣從那會兒就在積蓄。等他的半下午里,她已經為他假設很多中托詞,其中就包括說麗霞是他姐。所以,無論他說的再好都不會輕易相信他。

“你也知道是小說了,小說哪有真哩?全是虛構哩,知道了沒?誰也不是女主角,誰也不是男主角。”提到小說大志立馬來了辯解的理由。

“他們都說你寫哩跟真人兒真事兒一樣,肯定有個人兒是你心里哩女主角,你到底喜歡誰?賈紅玉繼續追問。

“哪有真人兒真事兒?真人兒真事兒不是小說,是報告文學。”大志無奈的看她的眼,那深邃的看不透的地方讓他害怕,里面似乎滿是氣憤和委屈。

才不管啥是小說啥是文學,不管!就想知道你到底喜歡誰!賈紅玉也盯住他的眼睛,倔強的淚水又開始在眼角聚集。

“沒,不會喜歡任何人。”大志趕忙把目光轉到別處。不知不覺夕陽已經變紅,人們陸續離開,有到這片場地推車的必然看他們幾眼。

“為啥?”賈紅玉當然不信。

“不為啥,就是沒!贝笾驹倏聪蛭鞅狈,村西面向北的路上人更多。

“你不說為啥就是誑咧!不信!賈紅玉換了換手,拉住他肩頭旁邊的衣服。

,是學生,不能談戀愛。”短短十來分鐘,大志的汗下來了。

不信!賈紅玉不錯眼神的看著他。

“你想咋?誰都不喜歡也不中?”

“不中!你說哩不是實話。賈紅玉看得出他有些惱,但她就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那就給你明說,不能喜歡人,喜歡誰就是害誰。

“為啥?”這話大大出乎她的預料,本以為把他逼急了會說喜歡她或者隨便說個人名。

“因為俺爸就是這號人,他背著俺媽又有個家,我以后肯定也是。

“不會吧?”賈紅玉松開抓他衣服的手,轉到他正面仔細看他的表情,看到的是雙異常平靜的眼。“大志,你誑是不是?你不想讓我黏住你是不是?

說哩是真哩,俺媽就是受害人,俺弟兒倆也受連累了。

說你不是那號人,真不像。

“遺傳,你知道啥是遺傳不?”大志沮喪的看著天,大面積的蔚藍被霞光覆蓋。心里卻異常的難受,感覺將來還要這樣面對麗霞,對于那么溫柔的女孩兒簡直太殘忍了。也希望不是,可事實——老實給你說吧,以前遇見過看一眼就想再看兩眼哩女,腦子里想哩也全是她,是小學哩音樂老師。小興說那是瞎想,也那么認為?煽粗愊冀變成那樣,不信還是瞎想,頭一回你也是那,哪怎些瞎想?后來想通了,就是那號人,見齊整妮兒喜歡上哪個,這是俺爸哩遺傳。所以決定不會喜歡任何女了,哪怕打一輩光棍兒,也不學害人。

“你——那你——賈紅玉相信他說的是真的,沒人拿自己的父母開玩笑,但她不死心,又靠近他的臉小聲說,“要是愿意咧?大志,不怕你害。

怕!絕哩不會喜歡誰了!”大志說著轉過身開鎖,心亂的開好幾下才打開,調好頭騎上去找到腳蹬又看著她說,“走吧,哩你走你哩,往后不要再找。”說完不管她愿不愿意直接走了,狠狠地蹬著腳蹬。上公路百十米聽見她的罵聲:“成大志!你是個啥鱉孫人?沒出息!恨你個****一輩!”

夕陽越來越紅,大半個天空都是晚霞。光芒之外部分是漸變灰,很模糊,像云又像霧;又或是天空的雜質匯集在那里,所以大部分的天空才會清晰,霞光才如此艷麗。大志頭也不回的著車,一路上遇見同村的同校的同班的不打招呼,只管用力的蹬車。這樣過了一會兒,心情莫名平靜下來。眼前是坑坑洼洼早已經習慣的土路,已經不像往日那么顛簸。迎面而來的暖風里著熟悉的香味,他知道它們來自路邊的溝沿,那些叫不上名字的草。

作者簡介:羽佳一鳴,原名翟自明,陜西籍自由撰稿人,作者,1978年生于河南新鄉。著有長篇小說《愛的主題曲之阿蓮》、《愛的主題曲之愛我你怕了嗎》、《愛的主題曲之獨家記憶》、《殘夢驚情錄》。詩歌有《虞美人·秋愁》、《虞美人·懷古憶佳人》、《玉蘭愁》、《槐花贊》等數十篇,散文詩有《雨后》、《醒早了》、《晨雨淺殤》等數十篇,散文有《淺談文字污染》、《小事更可為》、《秉燭夜讀》等數十篇。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OK龐廣龍 對 感懷著那最 的評論
HAH哈哈……真的心思感懷…..
OK龐廣龍 對 七律 暮年 的評論
情感抒懷——心思敘說——OK..
OK龐廣龍 對 鄉村紀事- 的評論
閱讀——學習——致意..
OK龐廣龍 對 共同成才 的評論
閱讀——學習——致意..
左左木啊 對 老房子 的評論
贊..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广西快3间隔值统计表 期货配资哪些比较靠谱 上海快三走势图和值 四川快乐12开奖走势图四川 福彩排列七开奖结果 湖北快3走势图维e和维c能一起吃吗 河南快3三不同走势工具 2019年大牛股正虹科技 江苏福彩快三开奖结果走势 京东方A股票最新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