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小說 >> 內容
內容

無釋無非(二一)

時間:2020-06-02   作者:羽佳一鳴 錄入:羽佳一鳴  瀏覽量:100 下載

開學了,小興他們是初中三年級學生了,又換到離教學樓一公里左右另一所老學校。學校緊挨著李家村,門口有小賣部,教室卻破的不堪入目。再一次分班,他和大志仍不在一個班,值得安慰的是楊文軍還和他一班,還坐第一排角落里。

放學時他去找大志,發現袁小玲和蔣蕓都跟大志一班,蔣蕓居然就在大志前面。讓他更意外的是大志同桌,他去的時候他們前后四個人正興致勃勃談論什么。他清楚的記得那個眼神,就是剛進教學樓時他第一次和大志在班級門口說話臨走看到的那雙眼。因為同樣真摯又想隱藏的表情他也有過幾次,是與麗霞見面獨有的。他忽然間很羨慕大志,似乎蔣蕓的體貼和這個女孩的溫暖都圍繞著大志。

十幾輛車子在公路上緩緩地行駛,大家都聊著新學期的變化。大志仍然在人群最外,悠然地看著路邊的野草、不遠處的稻田。小興正和劉志英他們說英語老師馬老師的大胡子,一個轉身忽然發現大志在吹口哨,臉上洋溢著淡淡的淺笑。這是他許久沒見過的表情,急忙放慢速度湊過問:“哎,你咋啦?吃糖豆了?”

“沒啊!贝笾的表情迅速回歸平淡,眼角卻殘留些許來不及掩飾的愜意。

“有啥好事兒?說說唄!毙∨d認為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沒,”大志輕輕地嗅一口空氣,沖他輕盈一笑,“真沒啥!你聞聞這稻苗兒哩香味兒,多好!日頭兒也剛好暖和,好好兒享受享受吧。

“有啥好哩?年年兒不都是這味兒?”小興真沒覺得稻苗味道好,不解地轉身又追那幾個。幾分鐘后再用眼角余光偷看,大志又開始微瞇著雙眼,悠然地吹口哨。他仔細聽區分不出來是什么歌,好像從來沒聽到過這個調調。

在他們后面二三十米,秀娟也是一個人騎著車,速度不快不慢,漠然的看著前方。

九月二號,麗霞收到通知書,是她不喜歡的第三志愿——中原機械工業學校。她本想上師范學院,她的分數也夠二本分數線,分數下來前卻在小叔鼓動下填的國內、省內兩所重點師大,結果兩個都不夠只能上這個。父親說如果非想上師范就復一年,小叔說上個大專也挺好;母親卻認為女孩子上再多學也沒,倒不如早早找個工作。

她在自己屋里悶了兩天,母親也就整整嘮叨兩天。她決定去上這個學校,總比在家里呆著強,因為她真的不想讓父親托關系給她找工作。坦白說她什么工作都不想做,她想唱歌,但所有的親戚都跟文工團扯不上關系,她幾乎要放棄多年的夢想了。

八號到學校報到,四百多公里的路程需要提前一天走。她說想給三姨招呼一聲,六號上午來到成家村。當然,她不是必須跟三姨打招呼,想跟某人道個別。

這天星期天,大志本來是在家寫作業。福川嬸打算把場邊上的自留地也移植成二花,他和大勇跟她去外婆家剪二花枝了。改妮去他家兩趟都沒見到他,反而都被讓小興看到。小興忽然想到那麗霞讓改妮叫大志,猜想大志跟麗霞可能不是好感那么簡單。起初他想裝作去二大伯家路過小蛋叔門口遇見麗霞打個招呼,順便側面了解一下她對大志的看法。又一想大慶和小霞姐都在開封呢,這借口不成立,只好獨自在房里發呆。

傍晚,勤勤的對象來給他們家送東西了,臨走她讓小興幫他把車子推上大堤。上堤時已經擦黑,初升的半拉燒餅似的月亮發出淺淺的光。他本來是要轉身跑回家的,驀然看到北邊三百多米的防汛小屋旁邊有個高挑的人影,好像穿著裙子。麗霞,他的第一感覺就是她。他往走打算看個究竟,沒走多遠隱約聽到歌聲,聲音清甜柔美。確定是她的聲音他的好奇心瞬間膨脹起來,為了不打斷她的歌聲,他盡量把腳步放輕。

距離小屋二三十米遠歌聲更加清晰:“……任時光勿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氣息。人生幾何能夠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這下他敢篤定是她,可又不明白這天都黑了她怎么會在這唱歌。但他不敢再靠近,一方面不想打斷這美麗的歌聲,另一方面也不希望她發現他在偷聽她。所以躡手躡腳來到小屋南邊,露出腦袋隔著五六米長的小屋只能看到她的半個身影和自行車。他仔細地聽著,發覺這首歌比兩年前聽過的那首更好聽,而且飽含深情。

歌聲停了,她稍微停頓說:“咋樣?這是前些天才學哩,光唱給你一個人兒聽,中不中?

還有個人?聽口氣她倆關系還不一般咧!小興心里忽悠一下,隨即感覺陣陣的發涼,很明顯自己沒有機會了。正琢磨著聽見另一人說話:“中,可好聽!往后也不聽旁人唱歌了,也跟歌詞兒哩一樣只在乎你一個人兒。!大志!這個聲音他聽十幾年了,一下子聽出來是大志。心也更亂了:哎呀!咋是他倆?他倆啥時候好上哩?咋啥都不知道咧?俺弟!一天不吭不腔歇會來事兒!往后可不能再惦記她了,弄不好還是俺弟妹咧。哎,不對勁兒啊,小蛋兒嬸那回說她比都大四五歲,他比小倆多月,不是比他還大?福川嬸愿意不?……

“咯咯咯咯”一陣清脆的聲打斷小興煩亂不堪的思緒。麗霞又說,“不能誑!等報完名安排好住哩地方就給你寫信,嗯?

“中,一收著信當天就給你回信。”大志的聲音顯得有些激動。

“用不著嫩急。你也得好好學,將來考個好一點兒哩大學!彼穆曇舯戎溫柔幾分,“說不定以后還得靠你咧。

一定下功夫。”大志說,“你不說想當歌星咧?等三年畢業嘍再找出路兒?

“不知道,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俺家認識人都沒這方面哩門路兒,俺媽想讓安生哩找個活兒干,是不甘心。”她語氣里有淡淡的幽怨。小興心里覺得更難受,到今天才知道她想當歌星,早該想到她那么好的歌喉不會甘做普通人?伤荒芨芍,別說認識,什么樣的地方培養歌星他連想都沒想過。

“你也甭泄氣,只要你肯努力,早晚能當最紅哩歌星,對你有信心。”大志的語氣很堅定。

“嗯,就打不能當歌星,唱給你一個人兒聽也高興。”她說,“天兒不早了,走了。說著走到車跟前,踢開支撐架。

“那你騎慢點兒!贝笾疽哺^去。

小興的腦袋出來看,兩人一起往北走,個頭和胖瘦差不多。忽然又有幾絲傷感,覺得跟麗霞比起來還是蔣蕓比較適合他。想到這他決定悄悄離開,免得大志知道他偷看不好意思。轉身走幾步又忍不住回頭,正看到她停下來轉身摟住大志,兩個人的臉湊到一起隨即又分開。她上車順四埠溝走了,大志站在那里靜靜的站著。這下他徹徹底底的死心了:哎——呦!親嘴兒了!那她就是未來弟妹了,往后再不能動歪心眼兒!想到這他迅速穿過堤面,踏著斜半坡的矮草跑向村子。

周一上學,小興莫名的感覺累,老師講題也都聽進去了,做作業時卻好像從沒見過那些題型。課間也不想動,楊文軍叫他上體育課時候去后地玩,也沒心情。

連續下了兩天雨,治國他們都帶麥子換糧票,打算天氣再不好就在學校吃午飯。大志沒有換,他覺得這邊離家近,夠時間回家。小興也沒換,倒不是為贊同大志,是精神恍惚,就沒留意他們帶麥子的事。

到了周五雨還沒停,中午放學楊文軍一叫,他就跟著去食堂了,他的飯票還多著,也沒想別的。大志出門時看到他和楊文軍一幫人去食堂方向,就自己回家。他差不多吃完才注意到大志沒在,吃完到三三班看也不在,這才恍惚過來他最近幾天都是渾渾噩噩的。

楊文軍提議到宿舍打撲克,七八個人鬧哄哄的玩起來。時下流行玩飄三葉,賭注仍然是飯票,參與的人數不受限制,也更刺激。小興做夢都沒想到他的手氣這么好,一個半小時多點,再減掉一趟廁所的時間,他居然贏了一百六十七斤六兩飯票,兩個學期的午飯都夠了。下午放學直接給大志五十斤,告訴大志以后天天都在食堂吃。大志不知道他哪來的飯票,但確實不想浪費,不管誰家的糧食都是辛苦勞動換的。剛湊過去要還給他,他直接板起臉讓大志吃營養的,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如果不想浪費福川嬸做的飯可以用飯票換火腿腸方便面,吃不完拿回家也行。

開學第三周的周二下午,學校傳達室的老頭給大志一封信,右下角印著中原機械工業學校的地址、電話、電掛、郵編。大志激動地跑到學校后面仔細看兩遍,上課鈴響了才跑回班。信是麗霞寫的,把她到南陽報到前后的事情簡略告訴他,還說她小叔給她買了一部收錄機,過幾天穩定了把那首歌錄下來寄給他。這是他長這么大第一次收信,而且是第一次談戀愛的女朋友寫給他的,自然高興的無以言表。當天晚上就寫了封熱情洋溢的回信,比寫作文還認真,先打草稿反復修改才謄抄到教案紙。第二天先到鎮郵電所把寄走才上學。到學校又開始打聽誰有收錄機,滿心期待她寄磁帶過來。

小興的飯票越贏越多,三天兩頭買火腿腸和汽水跟大志分享。大志沒有再客氣,也沒有探究飯票的來歷,他的重心已經放在談戀愛上面,本就不充裕的學習時間更單薄。這樣一來小興玩牌的興致更高了,午休時間全搭進去不說偶爾還挪用體育課時間。

這一年稻子熟的有點晚,剛收到場里還沒打就要期中考試。這次大志沒請假,因為初三是畢業班老師不準。根本沒時間復習功課,寫作業都是硬擠的,大部分得靠熬夜。割稻子那幾天他都是天不亮去地里,感覺時間勉強夠的時候往學校趕,放學后第一時間到地里,天什么時候看不見才回家。三餐壓縮成兩餐也是隨便湊合,課間趴在桌子打瞌睡。

十一月六號,對大志來說是個悲喜交加的日子。上午四節課被三個老師點名,放學鈴響時還在班主任李慧老師的辦公室挨批評。英語45分、代數66分、語文62分,在班級排名里雖不是倒數個位數,卻在少數退步嚴重同學之列。所以李慧訓完又開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以至于說完到食堂時教師沒吃的。大志的態度一貫怯懦但還算積極,保證以后努力,他去食堂正看到李慧泡方便面,就匆匆回教室,再沒心情繼續找吃的。

飯沒吃照樣會犯困,他看教室里人不多,就趴在最后一排角落海大勇的位子睡覺。正睡著被人推醒,他感覺沒睡多久肯定不到上課時間,坐起來擦擦嘴巴就想急。一看是蔣蕓立刻沒脾氣了,因為她比他更著急:“你還能睡著!恁哥給宿舍賭博你都不管?”

“賭博?真哩假哩?玩兒玩兒吧?”大志印象里只有村上幾個閑散青年會在三道街小賣部門口耍牌。

“還不相信是吧?走,”蔣蕓說著直接拉住肩頭的衣服,“你跟去瞅瞅,看他是來飯票還是玩兒玩兒?

“哎,小蕓,你先松開,跟你去還不中?”大志發現班里僅有的十幾個同學都在看他們,有些抹不開。

蔣蕓的手倒是松開了,卻狠狠他一眼甩胳膊出去,在后門外逼視著。他知道她緊張小興,可他今天已經挨過幾頓訓斥,可以說自顧不暇,更何況小興要知道他成績這樣更不會聽他的。但他卻不能不去,盡力而為吧。

小興他們今天在地理老師裴老師房子玩牌,之所以在那玩是因為房里有煤球爐,有熱水喝。裴老師沒在,鑰匙讓他同村的本家裴玉濤拿著。也正因為這樣,蔣蕓輕易地知道他們賭博。所以她帶著大志直接推門進去,站在門里面扭頭看大志,意思是讓他自己看他們是不是在玩。小興看到兩人很意外,為了顯示不怕誰管沒動,反而盯著床上的牌。

“恁,恁幾個真來飯票?”大志知道現在已經騎虎難下,硬著頭皮來到小興跟前壓低些聲音說,“興,走吧,甭玩兒了!庇捎诒緛砭蜎]把握,所以態度并不是很強硬。

知道你想弄啥,你先走,少玩兒會兒就回去。”小興覺得這么說兩人都有臺階。

“多玩兒會兒能咋呀?甭玩兒了,咱今年是畢業班兒,學習不能老差嘍。”大志說。

知道了,你先走中不中?”這時候小興的手氣正旺,屁股旁邊已經摞了一堆一兩二兩的飯票。

大志扭頭看蔣蕓一動不動,只好再勸:“反正都是走就一塊兒走唄,多玩一會兒又能咋?”

該小興出牌了,他一手拉牌一邊沖大志仰臉示意,意思是把這局結束就走。忽然意識到大志是蔣蕓叫來攪他的局,火騰就上來了,扭頭著她兇:“是你個鱉孫妞是不是?嫩好事兒弄啥?招你惹你啦?

還不是為你好?你邪嚄啥?不分好歹?蔣蕓的一腔熱忱沒落好心里自然難過,不由得也沖小興喊。

“好個球!你憑**啥管哩事兒,滾**蛋,惹急嘍信不信弄死你**!”小興對她毫無耐心,罵完了才覺察到有些過分,語氣稍微緩和說,“哩事兒用不著你管,走吧,恁倆都走。”說著把抽出的牌狠狠砸在幾人中間的牌堆上,用不高不低的聲音沖幾人發牢騷,“真是,咸吃蘿卜淡操心!

沒想到這一罵把蔣蕓惹惱了,猛地竄過去奪走小興左手剩余的牌,“嚓嚓嚓”撕成好幾瓣,狠狠地摔在地上。眼淚瞬間滾出眼眶,激動地沖他吼:“為啥你知道,沒良心哩東西!俺爸俺媽都沒對怎兇過!

小興的火也頃刻間沖上頭,忽一下站起來舉起手掌,狠狠地罵:“你個******!想死咧是不是?”

旁邊幾個人都迅速站起來勸小興,牌也扔下了。大志一個箭步過去拉住小興的手腕,大聲說:“你弄啥?發神經咧是吧?不知道她為你好?”

小興本來也沒真打蔣蕓,但火氣憋在心頭下不去,見大志拉他稍微緩和點,嘴上仍耍橫:“誰稀罕——”

“大志,你甭拉他,讓他打,”蔣蕓愈發覺得心里委屈,哭著往前上半步仰著臉大聲哭嚷,“打吧,你今個要不打死就是個孬種!這時候大志當然不松手,卻也擔心她繼續喊激小興的火氣,連忙壓低聲音勸她:“小蕓,你先走中不中?他要不走——”

“滾!”小興果然爆發,用力掙脫大志指著她,“你以為你是啥***東西?滾**蛋!往后不想再看著你!”指尖幾乎要掃住她的鼻尖了,大志趕忙再一次捉住他的手腕,把他往旁邊拉一些。她嚇一跳,反應過來直接撲過去推搡他一把,哭的很大聲走了。

小興感覺這次真把她惹急眼了,保不準真會絕交。又開始埋怨大志,再次用力掰開大志的手甩到一邊,瞪著眼喊:“你也是,學成啥跟你沒關系!往后甭管哩事兒!

“你靈醒點兒中不?你才十幾歲,往后真想靠這過日子?”大志也生氣了。他認為小興這次太過分,弟兄倆鬧一鬧不打緊,對關心自己的女人發火絕對不值得,就像看到他父親喝醉打母親時一樣難受。他的眼睛也瞪圓了,“她對你嫩好哩你就這樣對她?你真傻啊你?

“關你哩屁事兒?愛咋咋!你能,你能先管好你自己再說吧!你能把你哩麗霞照顧好,把你哩學習搞好。”小興喊完發覺說漏嘴了,反悔的同時也意識到確實不該對蔣蕓那么兇。但事情已經這樣,一屁股坐在床上,賭氣說,“往后你甭管了,就不是學習哩料。

大志的心里一陣陣翻騰,他來之前預料小興會拿他學習退步當托詞,卻萬萬沒想到會提到麗霞,更沒想到小興會有破罐破摔的思想。小興對面坐的楊文軍知道這弟兄倆關系好,不希望他們為這么件事傷感情,從旁邊端起半茶缸溫水遞向大志,笑呵呵的說:來,消消火兒,啊,都是自弟兄咧,吵完了啥事兒沒。”大志一看到楊文軍更氣,之前拉小興看小說就是他,現在又在一起賭博,簡直就是害群之馬。所以大志想都沒想一把奪過他的茶缸,揚手丟向門外。剛懊惱的說了句“你自不學好不怪你,你能不能——”,就聽見身后“喀嗒”“啪”連續響兩聲。扭頭一看,糟糕,茶缸居然砸門頭窗的玻璃,連碎玻璃一起掉地上。他趕忙過去撿起茶缸,里外的瓷都掉幾片。

那幾個一看闖禍了,呼啦跑出去多半。裴玉濤吧嗒幾下嘴,來到桌子跟前看看小興看看大志,跟兩個人都同班過,關鍵現在埋怨誰都已經沒用。小興也瞬間蔫了,幾步過去從門后拿出笤帚簸箕掃玻璃渣。

就在這個時候,三班班主任李慧從旁邊過,又把大志叫過去說話。

預備鈴響的時候,裴老師推著車子從后門進學校,大志正在李慧辦公室外面罰站。李慧的辦公室挨著后門,她看到他趕忙陪笑著走出來替大志說好話。他扭頭看看十幾米外自己的辦公室門,笑著說:“沒事兒,一塊兒玻璃值幾個錢?沒事兒,好了,甭罰站了。我前幾天還說缷個玻璃裝煙管兒咧,剛好,省事兒了。

“真不好意思!崩罨壅f著看大志,“得虧是裴老師度量大,回去上課吧。

大志低著頭剛要走,裴老師又說了:“這個——成大志,玻璃再爛幾塊兒都是小事兒,你哩成績要再不抓緊點兒,可危險!

“哦,知道了,謝謝老師。”大志低頭跑了。進班里時他的同桌李霞正和蔣蕓低聲說話,看他進去扭過頭幽幽地看一眼欲言又止。他注意到蔣蕓眼圈紅紅的,心里愈發難受。她的同桌李靜問他怎么樣,顯然已經知道個大概,他不知道怎么說,只淡淡的說裴老師沒讓賠玻璃。

下午第一個課間時候,小興跑到大志跟前壓低聲音問他:“咋弄咧?給你玻璃錢吧?”他輕輕搖頭,朝著蔣蕓背影努努嘴說:“不用,沒事兒了,你好好——”

知道,一定好好反省。”小興迅速打斷他的話,轉身走了。

大志有點兒懵,硬沒搞明白小興是要反省對她的態度還是反省不該賭博。無論如何,小興來這趟讓他的心里稍微平靜一些,至少大家的關系沒有繼續惡化。

第二節幾何劉老師再次點大志的名字,提醒他把握機會學習。他也知道該把心思往學習上用,趁著冬天沒有農忙好好趕功課。

即將放學時傳達室老頭來了,大家正在寫作業,直接站在后門口晃著手里的信封喊:“成大志同學是誰?南陽來哩!

全班五十九名同學加上英語老師馬老師,齊刷刷的目光全聚在大志臉上了。他又驚又喜,還有些彷徨。趕忙過去接過信,以最快的速度回去塞進桌兜里,假裝若無其事的寫字。表面平靜心里卻早已經炸鍋,接信封時他感覺到了,里面那個鼓鼓的八成就是磁帶。

放學后,很多好奇的同學問東問西。大志用腳輕輕踢斜前方李靜的凳子,李靜心領神會的往教室后窗撇兩眼,拿書包出去。他連忙拉出早裝好的書包出門,從教室西邊繞到后面的空地,李靜早捧著單放機在那等他了。他撕開信封顧不得看信,直接抽出磁帶盒小心翼翼地打開,將一個黑色沒有標簽的磁帶放進單放機。

如果沒有遇見你, 我將會是在哪里? 日子過得怎么樣?人生是否要珍惜? 也許認識某一人, 過著平凡……熟悉的聲音傳出來,正是上次分別時她為他唱的那首歌,依然那么清甜、婉轉。他瞬間心花怒放,低落了一整天心情美麗到極致。若不是因為身在校園,若不是旁邊有個滿臉驚訝的李靜,他早就雀躍歡呼。盡管如此,他臉上的喜悅已經非常明顯,認真地盯著緩緩旋轉的磁頭,眼角眉梢盡是笑容。

她在信里說放假給他捎新照的照片,也想看他的樣子。第二天早上,他從小興給的飯票里拿出二十斤在小賣部換了十六塊錢。中午吃飯的時間在集上照了兩張快照,黑白五寸的,連同昨晚寫的信寄出去。小興知道后又拿給他五十斤,他不要,照相剩的六塊錢和那三十斤飯票他也不打算花,他想做為每次八毛的郵票錢,至少能用到高中畢業。

作者簡介:羽佳一鳴,原名翟自明,陜西籍自由撰稿人,作者,1978年生于河南新鄉。著有長篇小說《愛的主題曲之阿蓮》、《愛的主題曲之愛我你怕了嗎》、《愛的主題曲之獨家記憶》、《殘夢驚情錄》。詩歌有《虞美人·秋愁》、《虞美人·懷古憶佳人》、《玉蘭愁》、《槐花贊》等數十篇,散文詩有《雨后》、《醒早了》、《晨雨淺殤》等數十篇,散文有《淺談文字污染》、《小事更可為》、《秉燭夜讀》等數十篇。

發表評論

分享本站
  • 月度作品榜
  • 年度作品榜
  • 作品排行榜
梓耕 對 竄天楊 的評論
《竄天楊》的作者,路兩旁的“..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從今天起我不會在此網站發表作..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聯系我們 的評論
有管事的嗎?文集不小心刪了咋..
時光流螢 對 江湖笑 的評論
江湖客:刀光劍影伴我行,俠肝..
捕鸟达人手机游戏 甘肃快三官网开奖号码 股票网上开户哪个好 快乐扑克 河北快3开奖结果43期 深圳风采2011089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号码走势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湖北快三开奖号码吗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江西多乐彩11选5一定牛